縣委組織部長 第01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小德川流,大德敦化——

《中庸》

1

窮立屋,富修廟。

在天華山寺廟原址,村民捐資重新建起一座規模宏偉的寺廟。傳說佛像開光那一天,天華山籠罩在一片白色的霧海之中,唯有佛祖頭頂洞開,一柱陽光直射到寺廟金色的廊柱上,照亮了佛祖的慧眼。天華山佛祖自此靈光起來,村民求啥應啥,無不靈驗。附近求神拜佛的香客絡繹不絕,寺廟整日籠罩在氤氳的煙霧中。

韓江林負責開發月亮灣茶場,這陣子被一樁煩心事所纏繞,每日遙望香火隆盛景象,聽說天華山佛祖靈驗,也想上寺廟求上一卦。待他逮到一個機會走進廟里,時序已是秋天。宏大的廟宇云遮霧繞,籠罩著迷離的神秘氣息。

殿堂香煙裊裊,韓江林望了一眼朦朧的菩薩像,清冷的靈魂頓時被溫暖的香火消融,他原本懷著觀望的心情,看護寺廟的老頭從門外走進來,把銅鈴般的黑眼瞪著他。韓江林做賊一般趕緊把十元錢投進箱子,取了一束香紙點燃,畢恭畢敬給菩薩上了香,跪地作揖,叩了三個響頭。在香案一角,一只六角形的竹筒插著一把竹簽。"抽簽只是游戲",韓江林嘴角笑了一下,把竹筒捧在手里搖了搖,一只竹簽跳出來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他身心一震,撿起竹簽慢慢地看,竹簽上寫著"第二十四號,上上簽"。香案旁擺著一本草紙謄抄的本子,他翻到了第二十四簽的標注,原來是一首毛筆手抄的詩句:"罪孽根基生浮萍,漂泊四海有福星。錦衣原無還鄉日,榮華凋零遇雙親。"

韓江林把詩念了兩遍,默記在心。常說竹簽暗示命運,他對半文半白的詩句無法理解,更看不出詩中何處暗示了命運,心想,竹簽不過是一種游戲罷了。

穿過側門來到后面的佛祖大殿。佛祖殿果然氣勢非凡,韓江林抬頭仰望,頓時被佛祖全身的金光鎮住了。佛祖面容和善,仿佛凝聚了人間所有的善良、仁愛和寬容,分列殿旁的護法僧人,一個個面目可憎,人生的善與惡、好與壞、美與丑在這一個大殿里被陳列出來。佛祖能以一顆博大的仁愛之心包容了世間的善與惡,這莫非就是平常人向往的美好境界?

韓江林又往功德箱里投了十元錢,在佛祖像前燒了香紙,作了揖。佛祖像前的竹簽筒用紅漆刷得嶄新,比菩薩香案上的竹簽筒氣派了許多,他看著竹簽筒猶豫,耳邊響起村民關于佛祖靈驗的話,捧起竹筒虔誠地搖了幾搖。用力過大,跳出了兩根竹簽。韓江林認為人不可能有兩種命運,彎腰揀起竹簽插進竹筒。屏氣寧神再次輕搖竹筒,瞟見了竹筒上的兩行小字:"無欲不求,有欲有求。"

有欲有求,我有什么欲,我求是什么?韓江林想起眼下無法釋懷的困境。他掛任南江鎮科技副鎮長兩年期已滿,是在南江鎮留下任實職呢?還是能夠回縣政府辦公室任副主任?另有傳說,他將出任科技局副局長。推薦他下南江掛職的老領導張副縣長去年腦溢血病逝,韓江林沒有了后臺,回縣政府辦公室的希望十分渺茫。不管到哪一個單位,只要能夠回縣城就行,他不想呆在這該死的南江鎮了。但個人的前途由組織考察決定,是求得來的么?

求婚姻呢?韓江林身邊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妹妹楊卉。但兩人的關系一直是溫開水,怎么也熱和不起來。在他鐘情懷春的時節,一個美麗的才女蘭曉詩早早地走進了他的心里。一邊是形影相隨的妹妹,一邊是宛如鏡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的蘭曉詩,韓江林不知該做出怎么樣的抉擇。蘭曉詩的笑靨如花一般從眼前閃過,韓江林搖動著竹筒,一只竹簽歡快地跳到地上。韓江林撿起竹簽,"第三十六簽,中上簽。"他對照著草紙書本一下子找到了第三十六簽,是一首五言詩:"好花本無果,結果無須花。瓜熟蒂落去,了時花盛開。"

這四句詩比前一首更加莫名其妙,萬般難解其意,韓江林邊想邊朝后面的小殿走,忽然,手機鈴聲響起。悠揚的彩鈴與前眼的氣氛大不相宜,他從側門鉆出,順著小道離開寺廟。農技站邰德勝說,縣農科所下午要到南江驗收優良稻,催他趕緊下山。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