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組織部長2 第十五章 拖出關系

干部室楊道理主任拿來一個文件請示:"韓部長,你看看要不要把這個文件納入今天的部長辦公會?"

韓江林拿過文件,原來南原市人事局給白云縣委的調動函,要求把一名叫劉鎮江的東江縣的鄉鎮干部,調到白云交警隊工作。連續數年,為了配合機構改革,省、市組織人事部門多次下文,優化政法系統干部隊伍,政法干警凡進必考,南原市人事局竟然違背先前的文件精神,背后肯定有相當深厚的關系。韓江林想試一試背后的水深,說:"這事緩一緩,文件先放在我這兒。"

唯命是從大概是組織部干部室主任最大的優點之一,他非常清楚,在辦理干部調動的過程中,拖是一種策略,拖能拖出關系,拖出生產力,直白一點說,拖延對組織部的領導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當然,如果是組織需要的人,在不辦理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就可以先把人調到需要的崗位,如果是自己提出要求,這種過程有可能持續數年,所以社會針對組織人事部門有一句流行俗語,"世上無難事,只怕搞調動。"

楊道理說:"前次討論的那幾個要求調動的人,今天提不提交部長會?"

這里有兩個是屠書記想調動的人,但他明確向韓江林表示,還需要認真研究一下。這里的研究是不是老百姓嘲諷的"煙酒煙酒"呢?韓江林不敢枉自揣測。

韓江林入主組織部第一次部長辦公會時,在會上明確提出,要提高組織部門的工作效率,對干部和黨員提出的每一個要求,要做到"三明確":明確第一責任人、明確辦理時間、明確辦理結果。干部室把韓江林要求的"三明確"寫入了"組工簡訊",市委組織部轉載以后,被省委組織部的"組織工作交流"轉載。在后來的一次組織部長會上,鄰縣的一位組織部長笑著對韓江林說:"韓部長年輕有沖勁,我們得向你多學習呀。"他說"沖勁"而不是說"干勁",這讓韓江林吃了一驚,知道他話里有話,特意向他請教。

這位汪姓部長只說了一個故事。汪部長所考核的一位干部,多次在民主測評和個別談話中,得票率都是百分之八十以上,每一次提拔都沒有他,他找到汪部,汪部向他解釋不清,叫他找分管書記。他找了分管書記幾次,分管書記生氣了,嗆了他一句:"要是以民主測評提拔干部,那就是老百姓說了算,還要我們當書記干什么?"

汪部長意味深長地說:"借這位書記的一句話,什么都明確了,還要書記干什么,還要常委會討論干什么?"

"三明確"的提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力,在縣里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動,組織部的風氣確實變了一個樣,一般干部都非常歡迎??h委領導似乎并不喜歡這樣的情勢,在一次酒后,王朝武以不經意的態度提示韓江林說:"韓部長,屠書記說你表態太快,有些事情需要委婉一些,不能直接打擊他們要求進步的積極性,年輕人嘛,把什么事情都說得太過于明白,事情就沒有了回轉的余地,難得糊涂呀。"

韓江林知道王朝武的話是善意的批評,但心里仍然有些不服氣。事后想想,他明白了所謂的官場妙訣,政務方面的事,可以大張旗鼓地說大張旗鼓地做,組織人事方面的事都得視情形而定,有些事情是做了不能說,有些事情是說了不能做的。

既然別人認為他沖勁大,凡事慢三拍自然不會有錯,人事調動慢三拍更不會錯,書記想調動的人,書記不直接把信息傳遞給他,他何苦多事?于是他吩咐說,這次部長會主要討論第一次公開招考副科級干部的事,把這方面的材料準備充分一些,人事調動放在以后討論。

楊道理出去以后,王朝武走了進來。他習慣性地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坐下,掏出一支煙點上,說:"公開招考副科級干部在整個南原都是創舉,屠書記說納入明天下午的常委會議題,方案準備好了沒有?"

韓江林手里有草擬的方案第二稿,他覺得方案已經成熟了,沒必要再修改什么了,遞給王朝武,說:"這是第四稿了,請你審核一下,看看能不能提交常委會。"

王朝武認真地看了看方案,改了幾個標點,調了幾個字句,看完遞給韓江林:"大體上就是這樣,個別細節再斟酌一下。"

韓江林看他改動的地方,句式變換,意思并沒有什么變化。但他知道這是王朝武的習慣,或者說也是一般領導的習慣,對下級遞交的稿子,不改動一下就不能體現領導的水平,可是改動的字句呢,和原意并沒有什么大的區別。在日常公文中咬文嚼字,浪費不必要的時間,似乎變成一種權力象征了。

在韓江林看稿子的時候,王朝武既像對韓江林說話,又像自言自語:"我在考慮,啟動白云三輪車全部換成轎車的時機是不是成熟,要不要把這個方案納入常委會議題?"

他的目的是想征求韓江林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韓江林只是把問題在心里想了一遍。三輪車改轎車,白云縣登記在冊的三輪車近五百輛,加上沒有登記的黑車,要把它們全部撤出運輸市場,關系到千家萬戶的利益,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外面已經傳得沸沸揚揚。韓江林對這事有自己的看法,認為轎車取代三輪車,無論從經濟和安全性考慮,都是一種進步,用純哲學術語來說,這是事物發展不可逆轉的必然趨勢。但生活不是哲學,如果不順其自然,而是用強力推進事物的進展,在新生力量和守舊勢力的博弈中,兩者必然發生激烈的碰撞,某一部分權勢人物就會借此牟取自己的利益。在擁轎派和保三派中,韓江林自然傾向于擁轎派,但他又認為,生活是一種自然的依次生長關系,三輪車被強行取代,或者三輪車被自行淘汰,都是一種客觀存在,在這個過程中,個人的想法和態度并不重要。他想起上次常委會屠書記對王朝武"副職就是副職"的批評,暗笑一下,問:"屠書記的意見呢?"

王朝武搖了搖頭:"屠書記既沒有表示贊同,也沒有表示反對,只說事關群眾利益,拿到常委會議議。"

有時候,領導沒有態度就是態度,韓江林明白屠晉平傾向于用轎車取代三輪車。全市還沒有任何一個縣以轎車取代三輪車,白云能夠走在前面,對于領導來說,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亮點和政績。屠晉平知道這里面所潛伏的風險,寧可把這風險讓民族風情節組委會承擔,理由是為了迎接外面的客人,使白云的接待層次上檔次。在政治上,規避風險的能力往往體現了一個領導者在政治上的成熟程度。把風險讓下面的人承擔,事情成功時,自己穩穩當當地摘取勝利果實,這是屠晉平政治水平上高于一般人的地方。

如果表明自己擁轎派的觀點,等于把自己置身于保三派的對立面上,如果同情三輪車夫們的生活,又等于把自己置身于擁轎派的對立面,站在哪一邊都費力不討好。既然屠書記都不表態,自己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更沒有必要表明自己的態度了。

王朝武似乎是為了謀求韓江林的支持,說:"楊老六接管了組委會,縣委和政府成立的民族風情節組委會已經名存實亡了,現在以組委會的名義提出以轎車取代三輪車,拍賣白云城鎮出租車營運權,這不是把屬于所有三輪車夫公共的運輸權限,全部收攏起來,以拍賣的形式交給楊老六經營管理嗎?"

王朝武心直口快,直接點中了拍賣城鎮出租車營運權的要害??墒?,從目前的形勢來看,楊老六似乎已經作通了政府的工作,縣長辦公會議已經原則上通過了拍賣城鎮出租車運營權的方案。韓江林在常委會的議決中占有一票,但這一方案,無論從哪一方面說,都是一把雙刃劍,他不想蹚這趟渾水了,淡淡地反駁了一句:"拍賣可是針對全社會的。"

王朝武苦笑道:"誰都清楚,拍賣就像時下的選舉,表面上代表們認認真真填寫選票,實際上領導人事先已經確定。"

"競拍是需要實力,誰有實力就交給誰做。"

"問題是,按照白云目前的經濟狀況,對三輪車實行全面禁運的條件還不成熟。"王朝武的問題又回到了起點。

韓江林走進常委會議室,立即感覺到一種嚴峻的氣氛。屠晉平坐在朝南的座位上歪著頭抽煙,沒有像往常一樣和茍政達插科打諢,有說有笑。他剛剛遭遇了一次政治上的滑鐵盧,兩個月前,省委組織部對他進行了一次考察,傳言他將出任省國土資源廳紀檢組長,在公示名單中,卻變成了南原市政法委的一位副書記。屠晉平私下抱怨,天子腳下好做官,只恨生在鄉野間。

常委和列席常委會人員到齊后,屠晉平猛地把桌上的材料一甩,說:"你們大家看看,這些材料怎么到了這些人手里,這些上訪人員通過什么渠道、用什么辦法把這些材料弄到手?"

沙沙沙,會議室如同高考考場,響起一片翻閱紙張的聲音。韓江林迅速看完材料,里面是被分流的人員經過省、市領導批示的兩封申訴信,后面附的是縣里對他們的聘用文件和一些政策性文件,里面并沒有什么保密的內容。屠晉平抽著煙,用嚴厲的目光監視著所有的常委們。韓江林側過臉打量著屠晉平,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眼睛迅速地溜開。

"你們說說,上級下發的政策文件,怎么就到了這些人的手里,讓我們的工作造成了多大的被動?"

政協主席鄭建民是縣里的老領導,一向以敢于聲張正義而受人擁戴,材料涉及的單位幾乎都與他有著相當的淵源。他見常委們都不說話,沉吟了一下,說:"屠書記,我看這些材料都是公開下發的,下發的面非常寬,這些聘干都在機關工作,有可能接觸到這些材料,不存在我們的干部有泄密的問題,這里面也沒有材料是機密文件。"

"有些工作事關大局,有可能影響社會穩定,那就是機密,比如說組織工作,人事工作,我們不可能把所有的材料都列為機密。"屠晉平說話的時候,用眼睛橫掃全場,想從常委們臉上得到熱烈的支持,但常委們一個個正襟危坐,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屠晉平是觀顏察色的行家,見大家不響應,知道這事深究下去反而會自討沒趣,立即調轉風向,說:"現在不是提倡政務公開嗎?政務信息公開是一個大趨勢,關鍵是我們的態度問題,領導干部要對形勢保持清醒的認識,對那些影響大局的事要做防患于未然。"他停頓了一下,"當然啦,上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由中央、省一級領導批示督辦的案件,一年也就那么幾起,所有的上訪案件,最后不都得回到起點,回到我們手中嗎?有上訪案件存在,這就好比肚子里存有蛔蟲,適量蛔蟲的存在是有利于健康的,老百姓不是說嗎,歪脖子樹千年不倒,因為它增加了抗風的能力,具備了一定的免疫能力,存在少量的、與我們干部的思想工作無關的上訪案件,正是有利于增加我們黨委、政府機體的免疫能力,所以我們要對上訪案件、對上訪人員抱一個正常的態度,以平常心對待之,不能動不動就以'上訪專業戶'、'釘子戶'這些敏感的詞去刺激他們,激化矛盾。"

這一番話冠冕堂皇,說得常委們頻頻點頭。韓江林心里直想發笑,心想,人們容易受到語境的影響,一旦處于語境之中,某些歪理也會變成正兒八經的真理,如果不激化矛盾,就要用方針、政策去及時處理矛盾,用人性化的策略去安撫干部職工,而不是采取拖的戰術弄得雙方劍拔弩張。

用茍政達的話說,人員分流是一個爛泥塘,讓爛泥臭泥沉靜一下,水或許清澈見底,如果從中攪一攪,只會臭氣熏天。這也是大部分常委們的態度,于是大家聽任屠晉平訓示,不想發表什么言論,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屠晉平說:"貧困縣經濟發展的總量有限,要想出成績、出干部,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改革上做文章、在發展思路上下工夫,我們率先舉辦民族風情節,市委領導非常感興趣,決定秋季在南原舉辦中國南原國際民族文化旅游節。等一會兒,市委常務副秘書長周白川帶隊專程來考察民族風情節的籌備情況,大家都過去陪同考察,聽聽上級領導的意見,今天的會議要講究效率,不能再像往常一樣拖拖拉拉、議而不決。"

在討論了兩個議題后,由韓江林匯報公開招考副科級領導干部方案。這套方案獲得了常委們的一致支持。方案提出由王朝武任公開招考副科級領導干部領導小組組長。屠晉平提出由他親自兼任領導小組組長,王朝武任常務副組長。

關于三輪車全面禁運、拍賣城鎮出租車營運權的方案沒有提到常委會上。據韓江林事后了解,王朝武妻舅中有兩人從老家來到白云跑三輪車,為了兼顧妻舅的利益,他又找到屠晉平據理力爭,屠晉平答應緩一緩,這一方案從議程中暫時剔除,放到以后條件成熟再討論。

常委會散了以后,屠晉平帶領全體常委到設在白云賓館的風情節組委會檢查工作。他特意把韓江林叫到自己的車上,說:"你是民族風情節組委會副組長,這次由你向市委檢查組匯報工作。"韓江林謙讓道:"書記老到,掌握情況全面,還是由書記出馬。"

屠晉平得到夸獎,樂呵呵地笑:"老將出馬,志在必得,我出馬自然沒問題,但老馬不僅要識途,還要給年輕人機會,以后輪到你們主政白云政局,我回來多少能夠討得一杯酒喝,如果是別的陌生人,我能討酒喝嗎?"

屠晉平說:"干部年輕化有深刻的意義,從大的政治方向上說,這是事業的需要,從小的方面說,這是人性的必然,你想一想,誰愿意在一位人老珠黃的女人身上費心思?誰愿意給朽木枯樹澆水剪枝?誰不希望自己澆灌的小樹長成參天大樹?換句話說,人生活在世上,有長成參天大樹的希望,必然會獲得更多陽光、空氣和水分,這就是現實殘酷無情的優勝劣汰法則。"

屠晉平用真誠的語氣說了大實話。讓他出面匯報工作,確實有推他上前臺的意思,韓江林竟有幾分感動。

在匯報會上,屠晉平點韓江林的將,韓江林當仁不讓了。韓江林不拿任何稿子,用沉穩的語調、簡練的語言,就民族風情節的籌備情況作了匯報。周副秘書長一邊記錄,一邊用贊許的目光看著韓江林,頻頻點頭。韓江林心中大受鼓舞,但他并沒有更多地發揮,而是像在演奏一段精彩的樂曲,在適當的時機戛然而止,把無窮的韻味留給了觀眾。周副秘書長似乎意猶未盡,微笑著問:"沒有了?"

"目前我們能夠想到的和努力做的就這些了,做不到的地方請周秘書長和上級領導多加指示。"周副秘書長和政府劉副秘書長受到影響,情緒飽滿地發表了意見。韓江林一邊認真地記錄指示,一邊心想,心態良好,把枯燥的匯報弄成精彩的樂章,同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宴席兩桌,分成了對口接待,茍政達陪政府劉副秘書長坐一桌,屠晉平陪周副秘書長坐一桌,屠晉平在周副秘書長的右邊坐了,周副秘書長招呼韓江林到他左手邊坐,這讓韓江林受寵若驚。

席散,大家都喝得幾分醉眼迷離,屠晉平提議上級領導檢查檢查白云的文化市場。周副秘書長被稱為市委機關的"蔣大為",酒后喜歡放歌一曲,對此提議欣然接受。王朝武酒量較差,已經喝得面紅耳赤,搖著手和周副秘書長告辭。周副秘書長拽住他的手不放,說:"老部長、老領導,與民平樂,走吧走吧。"王朝武推脫不得,被周副秘書長拽進了新天地歌舞廳。韓江林緊隨其后,喝了幾杯酒,看著平日里一個個尊容肅然的領導都原形畢露,大覺有趣。

走進新天地歌舞廳,韓江林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前臺晃了一下,隨后不見了人影。韓江林想起有人對他說的,新天地歌舞廳是由周明和幾個機關干部合伙開的,這些人都有深厚的背景,里面養的小姐多、非常漂亮。

服務小姐見來者都是白云領導,特意安排了兩個帶套間的大包房,等領導落座,領班走進來和屠晉平低頭說著什么,屠晉平點頭大聲說好,領班便引來了幾個漂亮的小姐。大家都像在宴席剛開始,還沒有喝酒的時候,一個個客客氣氣,把小姐們晾在一邊。音樂響起來就像酒到了一定的程度,本性也就出來了,大家都顧不得客氣,主動邀請看上眼的小姐跳舞??吹酵醭渥е〗愕氖謸u搖晃晃地走正步,韓江林心里直發笑。

周副秘書長放歌幾曲后,擁著最婀娜的小姐在舞池里輕歌曼舞。韓江林還沒有適應這種燈紅酒綠的生活,誰閑下來時,就坐近他身旁和他說話。他向來自認為性格孤僻,并不招人喜歡,此時領導們大多是在醉意朦朧的情況下向他敞開心扉,他冷靜地分析,認為這并不是自己的性格使然,而是因為他年紀輕輕就坐到了組織部長的重要位置,人們看重的是他的前程。前程對于官場中人來說,好比淘金者面前的富礦,誰又不眼紅心熱呢?

和王朝武跳舞的小姐青春亮麗,熱情主動,把王朝武的熱情煽動起來??粗麧M頭大汗的樣子,韓江林心想,小姐們還真有這本事,居然能夠把一個板刻的人調動起來,如果政府部門中多幾個這樣富有熱情的部屬,能夠讓下基層的領導玩得開心盡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韓江林朝王朝武樹了樹大姆指表示贊揚。一曲終了,王朝武坐到韓江林身邊,說:"年輕人,不能光看不練,讓老頭子表演呀。"

韓江林開玩笑道:"你們盡興,年輕人玩的在后頭。"

王朝武羨慕地望了一眼舞姿翩然的周副秘書長:"還是上級的領導放得開呀,上面有文件規定領導干部不能進歌舞廳,你猜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衛東怎么著?天天早上六點鐘要在南原的紅燈籠跳一場早舞,據市井傳言,居然還弄出一曲經典的早舞別戀,要不是他老婆尋死覓活地鬧,這場早舞別戀還不知道要拖多久呢!"

若不是親耳聽見,韓江林很難相信這番話是從王朝武嘴里說出來的,這也驗證了一個真理,環境對人具有決定性的影響。獲得奧斯卡大獎的影片《沉默的羔羊》提醒人們,每個人心里都藏著一只怪獸,這只怪獸會不會被釋放出來,與個人的道德修養無關。在舞廳的嘈雜環境下,人們有可能移動內心的道德柵欄,心中的怪獸便會歡喜地探出頭,呼吸曖昧的氣息。

舞池里的人摟得如此之緊,就像久戀的情侶,貼著身子跳舞。韓江林不想讓人感覺到背后有一雙眼睛看著他們,站起來唱歌。落寞地坐在一角的一位身材豐滿得有些發胖的小姐走上前來,和韓江林一同唱歌,小姐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浸透出一種迷人的磁性,韓江林多看了小姐一眼,居然對這個穿著樸實、相貌平凡的小姐蒙生一股憐香惜玉的感覺。

胖小姐一曲《今夜我不曾設防》演繹得如訴如泣,令人感動。待音樂再次響起,韓江林走上前邀請胖小姐跳舞。胖小姐點子踩得特別好,舞跳得特別有韻律,把韓江林帶入一種悠然自得的境地。他心里無比感慨:在舞伴的選擇上,美好的境界原與長相無關啊。小姐看韓江林的眼色迷蒙起來,韓江林從這種眼神感覺到了一種別樣的情緒,雖然他絕對不會去觸動它,但仍然對賞識自己的人內心充滿了感激,輕聲問:"請問妹妹貴姓?"

胖小姐莞爾一笑:"你不知道客人不能問小姐名字的規矩么?即使我告訴你一個名字,這個名字也只屬于今晚,只屬于此時此刻的你。"

沒想到小姐竟然能夠說出如此富有哲學意味的話,韓江林笑了起來,說:"那我與你好好享受今宵此刻的歡樂。"

小姐羞澀地看了韓江林一眼,牽著韓江林的手慢慢走到隔壁的包廂。周副秘書長緊緊擁著自己的舞伴漫步。韓江林想退出來,小姐摟著韓江林的脖子,說:"沒事。"然后附在韓江林耳邊說,"為了哥哥,我今晚不曾設防。"胖小姐的誘惑讓韓江林迷離起來,腦海忽然閃過吧臺那個熟悉的身影。他想起來了,那是周明,他被判了三年徒刑,緩期三年執行。據說他與人合伙經營著這間歌舞廳。周明表面上對縣委政府領導深懷感激,內心深處卻懷有深深的怨恨,他曾經對人說,他成了領導們的犧牲品,他要一個個葬送現任領導的政治生命。因為是王朝武以談工作為由,把他叫到辦公室進行逮捕的,他對王朝武的怨恨尤高于別人。

心頭的陰影像雨后的蘑菇一樣盛開,曖昧的情緒像風中的云漸漸消散,再進舞池,韓江林有意和胖小姐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當他落座原位,發現座中人不知不覺地少了。胖小姐把他拉進包間,細語嫣然再說起不曾經設防的話題,韓江林問:"座中人少了,是不是小姐們都不曾設防,把他們帶出去了?奇怪的是他們從哪兒溜出去的呢?"

胖小姐努了努嘴。韓江林轉過身來,墻壁嚴絲合縫,并沒有什么秘密通道。小姐為了驗證,靠近墻時對著側面輕輕一推,立刻露出了一個敞亮的隧道。胖小姐對他請求道:"這里通到上面的房間,哥帶我去開一間房吧。"

洞開的門像一個張大的陷阱,韓江林感覺到某種不妙,趁一曲終了,借口有電話,抽身走出包間,低著頭撥著手機號碼,慢慢走出了紅燈籠。深吸著夜晚清涼的空氣,仿佛來到平坦安全的曠野,手機里傳來了羅丹溫柔細膩的聲音:"這么晚打電話,還不睡嗎?"

"我想睡寬大的床。"說出和羅丹約定的暗語,他生怕羅丹拒絕,心里撲通撲通地跳。羅丹輕輕一笑:"知道了,我看明天能不能抽空過來。"女人總是這樣,把確定的事情用不確定的語氣說出來。

韓江林說:"我要你現在就過來,馬上。"

羅丹嬌嗔道:"我不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應召女郎。"沉吟了一下,羅丹嬉笑著說,"要是實在耐不住寂寞,歌舞廳不是有現成的解決方案嗎?"

羅丹像對待一個大孩子似的縱容他,韓江林心頭一熱,調笑道:"好吧,就按你說的辦。"

羅丹隨即應道:"你去了就不要再來找我。"

韓江林明白了羅丹的心思,用一句老掉牙的歌詞信誓旦旦地表白:"我的心里只有你,沒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