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套拉攏第6節擠進幕府

●擠進幕府

中國古代幕府是一種私人性質的組織,可是卻能成為一部分小人物的升官之道。特別是那些在科舉考試中落第的落魄文人,在十年寒窗后屢試不中,又衣食無著的情況下不得不丟開文人的面子,先屈就于達官貴人的家里混口飯吃,同時又依附達官的權勢以獲得升官的機會。

在一般情況下,到大官家做幕僚當官的機會并不是很多,升遷也并不是很快,但是也有一些特例。就在前面我們提到過的馬周,就是投靠常何門下做幕僚升成大官的。在唐·趙璘《因話錄》有一個記載,說有一個叫李石的,原來是虞承宣的門生,但是他在幕府里面沒有過幾年,就因為向朝廷奏事被朝廷給相中了,于是,就給他賜了紫服,很快升了官。當他穿紫色衣服的時候,那個虞承宣還穿著緋色的衣服。唐人的官職高低往往是從衣服的顏色來進行判別的。門生已經當了高官,而他的老師還在幕府里呆著。當上大官后的李石也組織了自己的幕府,一個叫崔鉉的在他的幕府里面做幕僚,沒待多長時間,崔鉉就被擢拜翰林,第二年,竟登上了宰相的位置。

由此可見進入幕府當幕僚能快速升官的雖然不多,但是因為它真實地發生過,所以就對廣大的文人士子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也就不難看出,古代很多文人為什么那么熱衷于參加幕府了。因為入幕以后,為日后入朝做官創造了條件,它無異于在文人面前展示出了一條絕不亞于科舉考試的輝煌道路。

除此之外,文人熱衷于入幕還有非?,F實的一面,就是為自己找一個安身的處所,并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歷代考進士的考生都是非常多的,每年有一兩千人。但考上的人很少,大多數都名落孫山,那么這些落第的士子怎么辦?對這樣一些在寒風苦雨中匆匆來去的落第舉子來講,他們的生活應該是非常之艱難的。擺在他們前面的路只有兩條,一條是回到家鄉,繼續苦讀,以待再考;另一條就是尋找安身之處、效力之所,既借以解決經濟問題,同時又通過實際事務的磨煉增長才干,以圖以后進入朝廷。顯而易見,后一條路更具有現實性,更能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于是借著入幕來解決衣食問題,進而實現自己未竟的愿望和理想,就不能不是唐代眾多文人競相選擇的一條路途了。

唐朝散文大家韓愈就是先由考試不得,后三次進入幕府才走上當官之路的。貞元八年二月,韓愈又一次參加進士科考試,終于以第十三名登科。當年同榜登科的共有三十二人,那一榜被稱為"龍虎榜"。這一年,韓愈是二十五歲,正是意氣風發、急欲參政的時候。大概就是這一年的十月,他參加了吏部主持的博學宏詞科考試。初試的時候,他已經和李觀、裴度三個人一起被選上了。不料在上報中書省復審的時候,他被博下,被黜落,而由另一個人來取代他。韓愈知道這個情況之后非常氣憤,但是為了入仕,他還是壓下了火氣,為下一年做準備。到了第二年,也就是貞元九年,他再一次參加博學宏詞科考試,結果仍然是事與愿違。到了貞元十年十月,韓愈第三次參加吏部的博學宏詞科考試,這已經是第三次了,結果仍然沒有被錄取。

十年求官,四試于禮部,三試于吏部,最后只得到一個進士的虛名而未撈得一官半職,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韓愈仍然沒有對求官之路心灰意懶。從正月到三月連續給當時的宰相寫了三封信,請求宰相援引??赡苁窃紫嗵?,或者像他一樣給宰相寫的信多如雪花,亦或這時的韓愈還不夠謙虛,還不懂為官的圓滑之道,語言不足以打動宰相大人,結果韓愈向大人物求官的信如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遭受到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挫折之后,韓愈帶著一顆布滿傷痕的心離開長安回到家鄉,過著"朝食不盈腸,冬衣才掩骼"(唐·韓愈《縣齋有懷》)的生活。早上吃飯,肚子吃不飽,冬天穿的衣服剛剛把自己的軀體給遮蔽住。

于是,在這種饑寒交迫的情況下,高傲的文化人終于提出了要依附王公貴人的觀點。韓愈自己寫到:"布衣之士,身居窮約,不借勢于王公大人,則無以成其志;王公大人,功業顯著,不借譽于布衣之士則無以廣其名。是故,布衣之士雖甚賤而不諂,王公大人雖甚貴而不驕,其事勢相須,其先后相資也。"

文人,特別又是一個飽學之士,一個理想高遠的志士,終于醒悟,改變了自己的觀念,去依附于王公大人,諂媚于王公大人,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但是只要觀念改變了行動就變得理直氣壯。于是韓愈很快就向王公大人們靠攏了。這種靠攏方式就是上面說到的入幕府,說白了就是做"食客"。

韓愈的第一任幕府主人是汴州刺史董晉。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三月,兵部尚書董晉出任東都留守。東都留守的職責是總理洛陽軍民、錢谷、守衛等事務,相當于東都軍政的一把手。

韓愈的運氣來了——經人推薦,他結識了董晉。董晉欣賞韓愈的才氣,有意提攜他。這年七月,宣武軍(駐開封)節度使李萬榮病死,董晉調任汴州刺史、宣武軍節度使。董晉到汴州上任,帶上了韓愈,提拔他做了宣武軍節度使觀察推官,負責刑獄司法工作。這一年,韓愈29歲。至此,滿腹經綸的韓愈總算當上了官,他對未來充滿希望。

沒過多久,韓愈的幕主董晉逝世了,韓愈就扶著他的靈柩,送到他的家鄉去。幕府發生兵變,這時候韓愈的家小還在幕府中,所以他非常焦急。等了幾天,看到兵變逐漸停息,他就悄悄地跑回去,把自己的家小接出去,離開了汴州。

有了第一次入幕府當這種不在編的官員經驗后,韓愈很快就又謀求到他的第二任幕主。他進入了徐州張建封的幕府做了節度推官。在張建封的幕府里面,由于張建封對他的幕僚要求非常地嚴,韓愈遠不如在汴州的時候那樣從容,那樣閑暇。所以他常常和張建封為了管理得過于嚴格而發生爭論。他曾經給張建封寫過一封信,說是你讓我們大清早、天不明就要入幕,晚上到了日落我才能回去,這不是待賢之道,我受不了。在幾次爭論之后,韓愈就決計要離開了。離開后,韓愈覺得以自己積累下的能力遠不止做個邊遠地區的門客,就趕赴京城再次向朝廷求官,這次韓愈得到一個"四門博士"的頭銜,但這并不是一個官,相當現在的一個大學里的副科老師,是一個閑職。但這多少還是讓韓愈進入了中央朝廷官員的編制。為了能實現報負,也讓自己手中有些實權,韓愈第三次開始巴結和諂媚王公大人。這次巴結的是京兆尹李實,也就是京城的市長。

這次攀得高,韓愈自然也下了不少功夫。京兆尹是京城最高的行政長官,位置特殊,是皇上眼前的紅人。唐德宗寵信李實,讓這廝當了京兆尹。大家建議韓愈奉承李實,是想讓李實在皇上面前為韓愈說個好話,以求得官。

韓愈首先就為這個李實寫了篇歌功頌德的美文《上李尚書書》,信中韓愈大膽恭維李實說:"愈來京師,于今十五年,所見公卿大臣不可勝數……未見赤心事上憂國如家如閣下者。"——我來京城十五年了,見到的公卿大臣很多,但還未見過像您這樣愛國如家的呢!又說:"我非常仰慕您,即便我早出生千百年,也會敬慕李大人!能在這個時代遇到您,真是太幸運了!誰不想追隨您,為您效犬馬之勞呢?"

這馬屁拍到家了!很肉麻。李實讀了信,非常高興,立即向皇上推薦韓愈。36歲的韓愈馬上就由四門博士晉升為監察御史。監察御史,糾察百官,正八品下,品秩雖低,權力卻很大。韓愈的諂媚之功完全沒有白費。

官場自古就是一個人人想吃的大蛋糕,想進入的人很多,進入的途徑卻很少。從一開始的游說跑官到后來上征下舉,這些路子不僅窄,而且嚴格。就算到了后來,國家實行公平的科舉考試給想為官的人拓開一條更寬的路,但能擠上這條路,進入官場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因為在國家規定的考試及第后,還有一個試用期和一系列的考試。在這期間有一些人為的因素在里面,常常那些文采了得、中了進士的人仍然會望官興嘆。于是小人物想當官,要不斷地調整自己的觀念,見機行事,先靠攏王公大人們,依附于他們再長官,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幕僚也是官場上"官"系網的一條通路。清朝時,一個地方長官到任時,就隨身帶來自己的一整組工作團隊,辦理政務的有自己私人聘請的各類師爺;執行重要政務、辦理具體事務的有私人招募或由人推薦來的各種仆役,如看門的"門房"、管理公文發送傳遞的"簽押"、管理倉庫的"倉場"、執行征稅的"稅務"、跟隨長官左右的"跟班"、外出接洽的"執帖"等,統稱為"長隨"或"長班"。本地政府機關現成的由書吏、衙役組成的班子再也不能發揮正常的公共職能,都必須聽命于"內衙"的指揮。

清末官僚曾國藩幕府的盛況,讓當時的人們贊頌不已。薛福成在《庸庵筆記》中說,曾國藩幕府,集天下優秀之士83人,薛福成本人尚未列入。后世學者統計則超過薛福成的統計數字。80余人中,大部分都是一些不出名的小人物,后來卻官至總督、巡撫、尚書、侍郎等,里面就有李鴻章、李翰章、郭嵩燾、左宗棠、劉蓉、唐訓方、彭玉麟、錢應溥、黎庶昌、何璟、倪文蔚、李宗羲等十余人。

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的小人物通過曾國藩的幕府,成為朝廷的正式官員,如何璟、孫衣言是翰林院編修;倪文蔚是庶吉士散館分刑部任主事;李瀚章是知縣。更為突出的是,在與太平軍作戰的時候,曾國藩反用文士將兵,異軍突起,運用他們縝密的邏輯思維能力,發揮了比武將更大的作用。隨著曾國藩的不斷提升,這些幕僚可謂是"雞犬升天",許多人到最后被保舉為封疆大吏,他們多數是由曾國藩大力推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