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到渠未成(五)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陳慶蓉正在和侯衛東攤牌之時,張遠征坐在沙發上,點起一根煙,慢慢的吸著。滿懷著心事的小佳已將客廳收拾干凈,然后坐在電視機前,隨手拿起遙控器,不停地換著臺。

“不要換了,就看NBA,遙控器給我。”張遠征看到了NBA的畫面,這才想起今天有一場公牛隊的比賽,由于侯衛東不請自來,攪亂了家中平靜的生活,連最精彩的比賽都忘記了。

按照兩人臨時分工,陳慶蓉對陣侯衛東,張遠征負責做女兒小佳的思想工作,結果喬丹的身影一出現,張遠征立刻被喬丹的身影吸引住了,他雖然五十歲了,可是對NBA有著驚人的迷戀,每逢關鍵比賽,他還要換班在家里看比賽,此時,他興致盎然地看起了比賽,將教育女兒的重任丟在了腦后。

里屋,陳慶蓉已把態度表明,而侯衛東卻不肯正面回答,她心中微慍,就道:“侯衛東,我是說的實在話,也是對大家好,你好好想一想。”走出客廳,看到張遠征正在興高采烈地看著NBA,無名火“騰”就升了起來。

“看,看,一天就知道看,有了NBA,家都可以不要了,你去跟NBA過一輩子。”

小佳見到母親臉色不對,又看了看有些沮喪的侯衛東,心知事情肯定崩了,眼淚水如扭滑了絲的水龍頭一樣,不爭氣地順著臉頰就流了出來。

客廳原本就狹窄,四個人全都站在客廳里,原本就擁擠的空間被填得更滿,窗外烈日當空,地表被曬得極燙,熱空氣不斷地從地面升起,形成了一股股熱風,在一幢幢大樓前游蕩。

一股熱風尋找出路的熱風從陽臺上沖將出來,撞在了侯衛東身上,先分開,又聚在一起,從另一面陽臺沖了出去。

侯衛東后背被汗水打濕了,額頭上全是黃豆大小的汗珠,他望著小佳,心中縱有千百種滋味,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電視里,NBA你來我往正打得激烈,解說員更是聲嘶力竭,將現場氣氛烘托得極為熱烈,比賽還是最后一分鐘,仍然不能確定兩隊誰勝誰負,張遠征緊緊盯著電視,緊張得手心都捏出了汗水。陳慶蓉抱著手臂,見到丈夫不聽招呼,仍然沉浸在球比賽中去,怒氣終于不可遏制,在心中勃發,她也顧得張遠征的面子,伸手取過遙控板,干凈利索地將電視關了。

張遠征正在興頭上,電視卻被關了,頓時心如一百只貓在抓,可是看著妻子面色不善,又想起當前家中的大問題,不敢多言,便氣鼓鼓地取了一枝煙,準備到陽臺上抽,陳慶蓉在一旁冷若冰霜地道:“你,到那里去。”張遠征就如被孫悟空施了定身法,站在沙發旁邁不動腳步。

小佳知道母親陳慶蓉脾氣火爆,見她對父親如此態度,心跳得歷害,她擔心一句話不慎,惹惱了母親,侯衛東就會被趕出家門。

侯衛東此時心情頗為復雜,他在心里罵了一句:“人死卵朝天,怕個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雙眼直視陳慶蓉,道:“陳阿姨,我有幾句話要說。”通過短短接觸,侯衛東已經證實了小佳的說法,家中就是小佳母親是科長,小佳爸爸是副科長,而小佳只是辦事員,因此,他說話之時就全神貫注地看著小佳媽媽。

一句話說罷,科長、副科長和辦事員都將目光集中在了侯衛東身上,仿佛他來自大熊貓自然保護區。

“陳阿姨,張叔叔,雖然你們不同意我和小佳繼續交往,我不怪你們,因為你們是全心全意為了小佳,這點我能理解。”

小佳臉色驟變,腿一軟,差點坐到地上,她就用手撐著沙發,臉色蒼白地聽著侯衛東做著最后的陳述,就如三年前的一次跨系演講會,她就看著政法系的一個壯實男生作了最后陳述,正是那一次精彩的最后陳述,侯衛東的影子。而這一次最后陳述,不知能否打動兩位家長,出現挽狂瀾于即倒的奇跡,小佳心中完全無數。

此時,侯衛東思維變得格外地清醒,他繼續道:“我和小佳感情很好,即使阿姨和叔叔都堅決反對,我也不會放棄,憑著我和小佳共同努力,我們一定能有好的前途,這一點請你們相信。”

小佳順手從桌上取過了一張紙巾,擦掉淚水和即將流出來的鼻涕。

陳慶蓉并不輕易松口,硬中帶軟地道:“我相信你有好的發展前途,可是益楊和沙州的差距不是一個人能彌補的,我們是過來人,看問題很現實,這一點也請你能理解。”

侯衛東明白,這種爭執解決不了問題,他挺了挺胸口,道:“今天給你們添麻煩了,我就告辭了。”小佳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她顧不得父母在身邊,拉著侯衛東的胳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著女兒的模樣,陳慶蓉的心軟了一下,可是很快又強硬如初,她對張遠征道:“你陪著到車站去,賣一張車票。”

侯衛東禮貌地搖了搖頭,道:“謝謝阿姨,不用了。”此時,小佳的倔脾氣上來了,她昂著頭道:“我要和侯衛東一起走。”

張遠征在一旁瞪著眼睛道:“你敢走,走了就不準回來。”

侯衛東很冷靜,他道:“阿姨,我和小佳說兩句話,可以嗎?”陳慶蓉故意冷著臉,點點頭道:“你們到里屋去談吧。”等到侯衛東和小佳走到了里屋,張遠征輕聲道:“這個小伙子看起來還不錯。”陳慶蓉瞟了一眼里屋,見兩人將門關了,就道:“他比小佳要成熟,家庭條件也不錯,若是在沙州上班,我肯定不會反對,還要舉雙手贊成。”

張遠征忍不住還是把煙抽了起來,陳慶蓉坐在沙發上,道:“你還是少抽點,天天在咳嗽。”張遠征見妻子反對得不歷害,就使勁地吸了兩口,陳慶蓉皺了皺眉頭,又道:“小佳表面溫順,脾氣倔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只怕不會輕易分手,這幾天我們要把小佳看緊一些,免得她有過激行為,還有,你不要說邊激的話,免得年輕人莽撞。”

張遠征是廠里的工程師,天天跟機器打交道,對機器的熟悉程度遠遠高于對人性的了解,平時在家里不太管事,他不在乎地道:“那里有這么嚴重,我們不準他們來往,又隔得這么遠,過幾天自然就淡了。”

*在沙發上,陳慶蓉強硬的姿態終于松了,道:“只怕未必,侯衛東很有些性格,小佳性子也倔,要讓他們徹底斷開,不知還要費多少功夫,老頭子,這次你不要當甩手掌柜,要多做做小佳的工作。”

兩人進了里屋,侯衛東緊緊抱住了小佳,門未關,不過被兩人用身子抵住,也等于是栓住了,侯衛東瘋狂地親吻著小佳,狠狠地抱著小佳,小佳也積極地回應著,兩人口舌相依,抵死纏綿,更因為小佳父母就在門外,侯衛東即將回益楊,這抵死的纏綿,反倒格外刺激。

過了一會,侯衛東用胳膊擦了擦嘴巴,嘴巴上滿是小佳的口水味道,這是他極為鐘情又極為喜歡的味道。

“你就住在家里吧,我去給他們說。”小佳眼中帶著些企盼。“算了,你媽都下了逐客令,我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留在這里。”侯衛東見小佳一臉幽怨,內心有些刺痛,就寬慰地道:“我們兩人都要堅持住,困難是暫時的,面包總是會有的。”小佳抬起頭,看著侯衛東神情中透著些堅決,道:“我跟你到益楊去。”侯衛東使勁抱著小佳,道:“你不能跟我走,若是你跟著我走,關系就徹底弄僵了,反而沒有退路,現在先把大家的情緒都緩下來,再從長計議。”

侯衛東使勁親了親小佳,就松開了雙手,小佳低聲說:“再抱我一會。”小佳神情有些古怪,她眼中有一種舍出去的神情,在侯衛東耳邊道:“你發誓,無論什么情況,都不準離開我。”

“我發誓,我們永遠都在一起。”

小佳眼神中閃過一絲神采,她道:“我要讓你永遠都忘不了我。她慢慢地跪了下來,一只手拉開了侯衛東褲子拉鏈。侯衛東吃了一驚,道:“小佳,干什么?”“我要讓你永遠忘不了我。”小佳的手已從拉鏈處探了進去。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