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李書記

“嘭!”門被推開,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高大漢子走了進來,見到李毅和花小蕊坐在一起,嘿嘿一笑:“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你是?”李毅問道。

“你就是新來的小李書記吧?”來人一副大大咧咧的表情,絲毫沒注意李毅聽到此話后的復雜表情。

李毅淡淡應了一聲:“我就是李毅?!?/p>

“小李書記,我來向你匯報一下案情的進展情況!”來人大步進來,端起辦公桌上的一杯茶,兩口就灌了下去,喝完還愜意的抹了抹嘴:“我叫胡繼昌,公安派出所副所長?!?/p>

李毅笑著起身向他伸出手去。

胡繼昌張開大手,跟李毅握了握,看向花小蕊道:“這位女同志,麻煩你回避一下,我們要談重要案件!”

“喂!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要避開我來談?”花小蕊不高興地嚷嚷。

“什么案子?輪不到你來問!”胡繼昌脾氣很沖。

花小蕊嬌瘦的身子嗖的站了起來,連珠炮似的發難:“喂,我忍你很久了。你懂不懂規矩?你懂不懂禮貌?你進門之前不會敲門嗎?李書記是咱們柳林鎮的一把手,你憑什么一口一個小李書記?‘小李書記’是你喊的嗎?還有,你講不講衛生?剛才那杯茶,是李書記的,你進來就給喝了,誰知道你有沒有乙肝之類的傳染???”

胡繼昌被說得一愣一愣的,伸手摸摸后腦勺,尷尬的笑道:“對不起啊,李書記,我剛才失態了……”

李毅卻很欣賞他的直爽和真姓情,呵呵笑道:“不介意。胡所,請坐!”

胡繼昌拖條凳子坐下,又拿眼瞥向花小蕊。

李毅笑道:“這位是黨政辦新來的花小蕊同志,胡所有什么事,盡管說吧?!?/p>

胡繼昌這才說道:“李書記,我對大卡車司機進行了審問……”

李毅吃驚道:“大卡車司機?他沒死?”

胡繼昌道:“沒死!車子沖下懸崖前,他跳了車,摔暈了?!?/p>

李毅眼睛神光一閃,問道:“誰報的案?”

花小蕊笑道:“我報的案!一到醫院,我就報了案!”

李毅神情一松。胡繼昌繼續道:“我對司機進行了突擊審查,他受不了刑,就全招了……”

李毅皺眉道:“等等,你剛才說什么?用刑?你們審案子,都用些什么刑?”

胡繼昌嘿嘿一笑:“還不就是老虎凳啊,電棍啊……李書記,沒你想象得那般嚴重,那人就是個孬種,我們剛一用刑,他就全招了?!?/p>

李毅表情嚴肅起來:“他招了?招了什么?不就是一起車禍嗎?”

胡繼昌收了笑容道:“此人是柳鋼的一名司機,名叫邱童,在柳林一帶,是個出了名的爛賭鬼。據他交待,是有人給了他一筆錢,叫他預先埋伏在那里,專門沖著你去的,他事先連小車的牌照都弄清楚了?!?/p>

“什么?”李毅這一驚,非同小可:“什么人竟要暗算于我?”

胡繼昌道:“據邱童交待,是一個中年人,因邱童在省城那邊待過很長一段時間,據他判斷,聽口音是省城那邊的?!?/p>

李毅摸出煙,扔了一支給胡繼昌,自己也點了一支,吸了一口,問道:“還有沒有線索?”

“邱童說,對方只付了一半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交易地點就在柳林鎮中學后面?!焙^昌拿著煙放在鼻子下聞了聞,狠狠吸了兩下鼻子:“他大爺的!我們趕到時,那人已經不在了??隙ㄊ且娛虑閿÷?,逃之夭夭了?!?/p>

李毅并沒有暴跳如雷或者驚惶失措,他專注地聽完,向胡繼昌道:“胡所辛苦了!”

胡繼昌起身道:“我再去排查一下,有情況再來向你匯報?!?/p>

“等等,胡所,有個叫候長貴的,是什么來路?”李毅問道。

“你剛到柳林,就知道候爺了?看來,候爺還真是大名滿天下??!”胡繼昌語含譏諷地笑了笑。

李毅把在鎮醫院的所見所聞說了。

胡繼昌右手握拳,狠狠砸在左手掌心,罵道:“狗娘養的,忒不是東西!禍害多少無辜少女了!”

李毅看了花小蕊一眼,見她淡然自若,可見也是知情人,便對胡繼昌道:“胡所,你先去忙吧?!?/p>

胡繼昌欲言又止,大步流星的走了。

李毅等他走了,這才問花小蕊:“說吧?!?/p>

花小蕊笑道:“我正要向你說這事呢!候長貴,人稱候爺,在柳林鎮地面上,那可是跺跺腳四面響動的主。我怕你初來乍到,不知深淺,胡亂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p>

“哦,什么來頭?”

“柳鋼,你知道吧?”花小蕊低聲道。

李毅嘴角浮起一絲微笑,一個美麗的身影躍入腦海:“當然知道?!?/p>

“候長貴就是柳鋼的黨委書記兼老總?!被ㄐ∪锖唵蔚恼f了一句。

李毅卻聽明白了。

柳鋼是省管國企,候長貴是副廳級別,比他這個小小的鎮委書記,級別高了太多,柳鋼雖然在柳林鎮范圍內,但柳林鎮卻管不了柳鋼的事。

“知道他為什么這般囂張了吧?別說柳林,便是漣水縣,也沒有人敢管他,放眼西州,敢拉下臉皮來整治他的人,只怕也少有呢!”花小蕊唉嘆一聲:“李書記,你年輕有為,前途一片光明,萬萬不可逞一時血勇,得罪了這等小人?!?/p>

李毅嗯了一聲,忽然感到一陣深深的疲憊,揮揮手道:“你先去吧,我一個人坐坐?!?/p>

花小蕊應了一聲,幫李毅倒了一杯熱茶,這才輕輕離開。

李毅拿起桌上的電話,撥了一串號碼,電話響了幾下就通了。

里面傳來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哪位?”

李毅笑道:“陳局長,還記得小弟嗎?”

“哈哈哈,李老弟啊,現在在哪里高就???”陳翔高興地說:“我們兄弟多久沒聚了?有空出來喝杯酒唄?!?/p>

“我倒是想啊,可惜,我現在身在漣水??!小弟我啊,現在是柳林鎮的黨委書記,呵呵,今天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有件事要麻煩老哥你啊?!?/p>

“說的哪里話,只要我能幫上忙,你盡管開口!”

“不知道老哥在漣水公安系統有沒有熟人???”

“漣水的副局呂治新,是我的戰友!鐵哥們!怎么,遇到麻煩了?”

“呂局啊,倒是有過一面之緣,有這么個事,想請他幫個忙……”

“小事??!我跟他說!你等著!”

不一會,陳翔的電話就回了過來:“老弟,雖然有些棘手,但還是幫你搞定了。呵呵,記住啊,改天一起喝酒??!”

“一定!一定!多謝老哥??!”

“說這種話!太見外了不是。有話盡管吱事!”

放下電話,李毅走到窗邊,透過窗口,可以看到一大片青瓦,那是鎮中心的商業區,幾條街道上,偶見農人悠閑地走過,有挑擔來買化肥的,有帶孫子來扯花布的,還有一些學生娃娃,圍著把戲攤位轉個不停。

目光再往遠方看,只見幾個高大的煙囪,高聳入云,冒出滾滾的濃煙,那里就是柳鋼所在地,一片寬大的工廠區,再加一大片生活區,數萬職工家屬,儼然自成一座小城池。

鎮政斧外面的大街上,忽然灰塵滾滾,十幾輛軍用大卡車,相繼開過。

李毅自言自語道:“駐軍!這個柳林鎮,不簡單哪!”

烈曰下,幾個農民走累了,拿扁擔往地上一擱,往上面一坐,取下草帽扇風,在鎮政斧門口歇腳。門衛看到了,走過去喝斥幾聲,農民們也不敢回嘴,老老實實地拿起扁擔走人。

門衛喝斥得理所當然,農民們也以為這是政斧門口,坐了是他們的不對。

一切是那樣的自然。

李毅卻是深深地皺緊了眉頭,動了心思,當下誰也不驚動,一個人下了樓,往大街上走去。

漫無目的在街上溜達,踏在唐代鋪就的青石板路上,走過明代修建的石拱橋,觀察街道兩邊的門面,看看市井風情。

文河將柳林鎮一分為二,東邊是老街,建筑風格明顯帶著明清遺韻,鋪面用的依舊是老式的門板。一條條小巷子里,灰暗的堂屋里,偶爾傳來幾聲雞鳴狗叫。

河西是新街,汽車站,菜市場,都在那邊,人流量明顯比老街多。還有一家規模不少的新華書店,李毅見了,如獲至寶,走了進去,隨手翻看起來。

柳林鎮新街區某幢房屋內,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躺在藤椅上,悠閑的閉眼休息。

柳林鎮黨政辦主任周雷走了進來,笑道:“周鎮長,姓李的叫我通知下去,后天九點開黨委委員會議?!?/p>

“哦?呵呵,一來就等不及啦?”周厚健眼皮都不抬,身子用力一壓,藤椅一前一后的搖擺起來:“他今天都忙些什么呢?”

“來的路上出了車禍,在醫院躺了一陣,來了之后,在辦公室里獨個兒坐了半天,這會兒跑到書店里消磨時間去了?!敝芾鬃旖欠浩鹦σ?,走到餐桌邊,拿起水壺,給自己倒了杯冷茶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