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官謠

花小蕊沒想到他竟也是個明白人,饒有趣味地看了李毅一眼,笑道:“哦,那你有什么想法嗎?”

唐劍瞪了一眼李毅,毫不掩飾眼里的妒忌,又看著花小蕊,問道:“你在政斧部門也呆了一段時間,你覺得應該怎么做呢?”

花小蕊笑道:“我先問你的哦,你先回答我的問題?!?/p>

唐劍點點頭道:“那我就先說說?說得不對,你可不要笑我。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聽到了一首官謠,我覺得說得很在理!”

這下連李毅也來了興趣,問道:“什么官謠?”

唐劍搖頭晃腦的吟道:“才不在高,緊跟就行;學不在深,奉承則靈。這個衙門,唯我獨尊。前當吹鼓手,后有馬屁精。談笑有心腹,往來無小兵??梢愿闾貦?,結幫親。無批評之刺耳,唯頌揚之諧音。青云能直上,隨風顯精神。公仆曰:‘升在其中’?!?/p>

花自在正好進門,聽到唐劍的高談闊論,大笑道:“唐劍說得不錯,就是這個理!見過世面的就是不同,還能把話兒編成歌來唱呢!”

花小蕊笑道:“爸,那是詩呢!不懂就別裝懂?!?/p>

花自在道:“我是不懂,我也不想懂,你們聊吧。不過呢,這個要想升官,依我看啊,一定要有后臺,背后沒人啊,一切白搭。你們啊,得趕緊拜契爺,有了高官保護,你們還愁升不了?”

唐劍拍手道:“叔叔說得對!”

花自在見自己的意見得到認同,臉上大有得色:“我是沒去從政,我要是去從政,起碼能爬到縣里去!”

花小蕊揶揄道:“那你在廠子里,也沒見你如何升職???”

花自在白眼一翻:“我是技術工,現在不是評上了高級技工嘛?這就是我這行的最高級別了!你到我這個年紀,能達到你們那行的最高級別?做夢吧!”

幾個人哈哈大笑。

花自在忽然問了一嘴:“李書記,你說說看,我說的在不在理?”

李毅淡淡一笑:“在理!伯父說的在理!”

唐劍張開的嘴巴還沒合上,笑容就僵在了臉上,他站起身,指著李毅道:“李書記?鎮委李書記?”

花小蕊嬉笑道:“對啊,他就是你口中那個李書記!我的頂頭上司!李毅同志?!?/p>

李毅笑道:“我就是李毅,我們在漣水班車上見過面的,你不記得了?”

唐劍一拍額頭,笑道:“對??!哎呀,李書記,你好,你好。真是失禮啊,你有眼不識泰山??!”

李毅指了指花自在:“你家泰山在那邊呢!別亂認??!”

這一下,幾個人都有些不自在了?;ㄐ∪镉秩艘话杲圩咏o他吃:“李書記,你才別亂認泰山呢!”

唐劍拘謹的站著,連話都不會說了。

蔡雪琴道:“別擠兌唐劍了。唐劍,你坐啊。你家里幾兄弟???”

“三個。我排行老大呢!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弟弟考上大學了,妹妹還在讀高中?!碧苿φ笞?,雙手規矩的放在雙腿上,問道:“你們家就花小蕊一個女兒?”

花小蕊笑道:“還有一個弟弟,在上高中。女兒嘛,只有我一個!所以呢,女婿也只能找一個!”

唐劍想笑卻不敢笑出聲,心想今天的局勢太過微妙,花小蕊同李毅的關系很曖昧??!自己還是小心一些好,別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雷區。他畢竟是在外面當過兵的人,腦筋也還活泛,馬上回避了這個敏感話題,問道:“我小妹也在上高中啊,你弟是在漣水一中嗎?”

花小蕊道:“是啊,讀高二呢?!?/p>

唐劍笑道:“巧啊,我弟弟也是,他們說不定還是同學呢!我小妹在183班?!?/p>

花小蕊笑道:“還真巧了,他們真是一個班呢!”

聊到弟妹身上,多了幾分共同話題,這一來,剛才的尷尬很自然的化解開來。

蔡雪琴向花自在擠了一下眼色,低聲問道:“你覺得這伢子怎么樣?”

“女兒大了,她自己做主吧,終身大事,我們不要管太多?!被ㄗ栽谝贿吙持u一邊說。

蔡雪琴擇好了菜,從水缸里抓出一條雄魚來,那魚有三斤多重,活蹦亂跳的,張開大嘴拼命呼吸。

蔡雪琴按住魚身,用刀背在魚頭上猛擊兩下,那魚就暈死過去。

蔡雪琴一邊剖魚一邊說道:“我看行!這伢子大方有禮,長相跟小花也般配,正好工作也在一起,多好??!依我看,就定下來算了,我們也就不用瞎艸心了?!?/p>

“你能做女兒的主?”花自在斜了她一眼,低聲道:“她那脾氣,你還不知道?別看她溫順得像綿羊一樣,犟起來,跟頭牛差不多,還是先問過她吧。你沒看她跟李書記那親熱勁!這像是普通同事關系嗎?”

蔡雪琴哎了一聲:“這樣下去可不行!等吃過飯,我要問問她。這么大個女孩子,也該有些矜持了!也該拿個主意了!”

蔡雪琴又望了外廳里的兩個男人一眼,越看心里越歡喜,樂呵呵地道:“你瞧瞧,這兩個男人,跟我們小花多般配??!簡直就是金童玉女??!隨便哪一個,我都喜歡!”

花自在笑道:“你這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愛!可惜的是,這事情,輪不到你做主!小花這丫頭,個姓強著呢!她現在鐵定已經有主意了!”

唐劍正跟李毅和花小蕊聊政斧里的人和事。他看開了,心想自己只是來相親的,又沒跟人家姑娘發生什么,相親不成,做個朋友也挺不錯啊。這么一想,心里也就沒了那個疙瘩,說話動作,漸漸恢復了正常。

他說他對柳林鎮的干部大有研究。為了從政,特意下了一番苦功,不知從哪里弄來了鎮里領導干部的資料,進行了詳細的研究,說起那些干部來,如數家珍,雖然素昧謀面,但說起來頭頭是道,對他們每個人的姓格分析得八九不離十。

花小蕊聽著他的宏論,不由得大是感慨,自己也算是一個小官迷了,為此還常挨李毅罵,要是唐劍這樣的人,李毅還不定怎么看他呢?

唐劍驚訝地道:“我說錯了嗎?金部長這個人心直口快,不該管人事,該去管政法!當然啦,這些事我也只是在這里說說,你們也就姑妄一聽,千萬別拿到政斧里面去說??!李書記,你不介意這些吧?”

李毅笑道:“我也覺著新奇呢!繼續說吧,我很想聽聽?!?/p>

花小蕊微笑道:“你說得對,金部長這個人心直口快,心無城府,但他為人正直,人緣也好,任組織部長這么多年,從未得罪過人,這便是他的長處。換作他人,只怕很難做到這一點。我們看人,不能片面的?!?/p>

唐劍點頭道:“你說得對!所以我說嘛,一定要來找你請教請教,今天還真是來對了?;ㄖ魅?,李書記,你們什么時候再下鄉,一定要到我家里去,我請你們吃鄉里菜,我家養了一口大魚塘,里面好多大魚,特甜特鮮?!?/p>

花小蕊道:“你還是叫我名字吧,花主任花主任的,把我叫老了?!?/p>

唐劍笑道:“你本來就是主任嘛!你也算升得很快啊,進去才一個多月吧?就當了主任了?!?/p>

花小蕊淡淡地道:“是副主任,多虧了李書記賞識,是他幫我爭取的?!?/p>

唐劍笑道:“李書記,我以后也跟著你干了,請你多提攜?!?/p>

李毅笑道:“你啊,就安心跟著胡所,好好干,會有出息的!”

花自在走了過來:“來來來,擺桌子,開飯了!”

唐劍馬上起身道:“我來吧?!?/p>

花小蕊道:“你坐,我來?!边M到廚房去端菜。

蔡雪琴逮著機會就問道:“怎么樣?這小伙子不賴吧?快跟媽說說,你到底覺得唐劍怎么樣?”

花小蕊扁了扁嘴巴,沖她媽扮了個鬼臉:“不告訴你!”

蔡雪琴指著她笑道:“小蹄子,你的心思,瞞不了我!你一定是覺得他還行吧?”

“就是不告訴你!”花小蕊笑著出去。氣得蔡雪琴在身后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令李毅意想不到的是,花自在和唐劍,居然都是酒壇高手,而他又是桌上唯一的領導,于是悲催了,兩人輪流敬酒,把李毅灌了個酩酊大醉。

早就聽說過,要想下鄉當領導,酒量牌品樣樣有!可惜了,李毅在這兩方面都很欠缺,再一次倒在了酒桌上。

花自在搖頭嘆道:“凡是好一點的官,都經不起酒精考驗!小花,你扶李書記到屋里躺躺吧?!?/p>

李毅忽然又醒了過來:“不,我還能走,你看,我還能走直線呢!”踉蹌的走到門邊,扶著門把手,伸手做了個拜拜的手勢,就走出門去。

花小蕊放下筷子追了上去:“爸,你們慢吃,我去送送李書記?!?/p>

花小蕊扶著李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回宿舍。

洗了塊毛巾,給他擦了擦臉和手,數落道:“李書記啊,不是我說你,你不能喝酒,就不要逞能!你看看你,這樣酗酒,對你身體很有害的!”

李毅躺在床上,迷糊中拉住了她的手,不讓她離開,花小蕊掙了掙手,不想李毅更加用力,一拉就把她拉入懷中,一個翻身就將她壓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