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下棋人與棋子

酒店大堂,蘇婉兒焦急的等待著,她那條黃色的裙子被撕破了,露出半邊美麗誘人的背部,雙手緊緊掩在胸前,讓人覺得如果她的雙手一松開的話,整條裙子就會滑落下來,她淚眼婆娑,楚楚可憐,瘦小的身子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幾個保安和住客上前詢問,問她要不要幫忙,她都哭泣著搖頭。

李毅和錢多藏在暗處,看著這一切。

錢多道:“毅少,這女人真是個演戲的天才??!”

李毅道:“是啊,她應該去學影視表演的?!?/p>

沈城果然出現了,他先站在外面仔細觀看里面的情景,五分鐘后才放下戒備心,走了進來。

李毅暗道僥幸,若不是蘇婉兒表演得好,沈城只怕不會進來呢!

“蘇小姐!”沈城還是戴著一副大大的墨鏡,輕輕喊了一聲:“跟我走?!?/p>

“沈城同志,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呢?”李毅冷笑著從廊柱后面轉出來。

沈城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怵然心驚,他轉過身,看著李毅:“李毅,你怎么在這里?”

李毅嘿嘿笑道:“我若不在這里,怎么能看到這么精彩的一幕呢?”

“李毅,你聽我說……”

“還是聽我來說吧,沈城同志!整出戲,你導演得很不錯,可惜的是,你太過急利了,被我抓住了破綻?!?/p>

“蘇小姐,你……”沈城馬上反應過來,自己中計了!

蘇婉兒抹干了眼淚,羞答答地道:“對不起,是李公子教我這么做的?!?/p>

“李毅,我們可是親戚,你有必要這么做嗎?有什么話,不能開誠布公的說?”沈城先聲奪人。

“呵,你說的話,正是我想說的。我李毅從下飛機的那一刻起,就落入了你們沈家的圈套,被你沈家父子拿來當棋子在下!你想讓我當你們沈家的矛,還想讓我做你們沈家的盾!既想讓我保你們沈家無虞,還想借我之手,除掉你們沈家的政敵!你們這盤棋,下得也太妙了吧!”李毅負手而立,表面木然。

“李毅,有什么話我們私下里聊?!鄙虺且妵^的人越來越多,拉了拉李毅的手道:“我們去我家里談!”

“去你家里?我可不敢!我怕我有命去,沒命回??!”李毅冷冷的說道。

“李毅,你說笑了?!鄙虺菑娦Φ?。

李毅道:“你要談話,可以,我帶你去個地方。錢多!”

錢多馬上走過來,應聲道:“在!”

“請沈城同志上車,我們去一個地方好好談談?!崩钜惴愿赖?。

沈城沒有多想,也容不得他多想,就在錢多的半脅迫下,上了李毅的車。

李毅請蘇婉兒坐上后座,說道:“蘇小姐,你是很重要的證人之一,麻煩你也一同前去做個見證?!?/p>

蘇婉兒點點頭,跟李毅坐在后排。

車子一開動,沈城這才感覺到不妙,問道:“李毅,你要帶我去哪里?”

李毅道:“當然是去我住的地方啊?!?/p>

沈城臉色一變,說道:“你是中紀委專案組的!我去那里做什么?”

李毅虎著臉道:“沈城同志,我現在懷疑你跟一樁謀殺案和公款挪用案有關,請你回去配合我們的調查?!?/p>

“什么!”沈城激動的大叫:“李毅,你血口噴人!停車,我要下車!”

“你最好配合我們的工作!”李毅說道:“這對你對我都有好處?!?/p>

“李毅,我要告訴我爸爸!我爸爸是省長,你沒有權力扣押我!”沈城大叫。

“省長的兒子?就算是沈省長犯了罪,我也有權力雙規他!”李毅虎著臉道:“你要打電話給誰都可以,你有這個自由。要不要我幫你撥通沈省長的電話?”

“李毅!你好狠??!”沈城又驚又怒,他萬萬沒有想到,李毅居然說翻臉就翻臉,一點親情友情都不講!“我沒有犯法,你憑什么抓我?”

“你犯沒犯法,我們一審便知!”李毅道:“你現在最好給我老實點,你再蹦跳,也改變不了事實?!?/p>

“我不是政斧官員,你們紀委無權管我!”沈城居然抬出這一條來。

李毅道:“這個好辦,我們專案組里有幾個警察,可以請他們來審問——慢著,你是黨員吧?呵呵,我們紀委正好查黨紀這一塊!你還是歸我管!”

“李毅,我沒有犯罪!你沒有權力抓我!”沈城嚷來嚷去,就是這一句。

李毅道:“你說你沒有罪?沈城,你很聰明,我差一點就被你隱瞞過去了。音樂學院那兩個跳樓的女生,肚子里懷的是你的孩子吧?”

李毅的話,有如石破天驚!駭得車里的幾個人都嚇了一跳。

錢多猛的一踩剎車,問道:“毅少,是他的?”

蘇婉兒也是驚疑參半,問道:“李公子,你怎么確定是他的?”

沈城右眼皮劇烈的跳動,他硬聲道:“李毅,你想栽贓給我嗎?枉我還當你是我兄弟!”

“沈城,我剛才說過,你很聰明,你成功的把我誤導了,讓我認為一切壞事,都是聶長征犯下的。我初到西川,你約我到巴黎夜語去玩,你還故意挑選聶長征在那里玩樂的時候帶我去!一進會所,你就聲明自己不喜歡清純女生,只喜歡良家少.婦,這一切,成功的蒙敝了我的雙眼,我一直以為,你只是一個風流公子,而聶長征才是摧殘女生的初夜殺手!”

李毅坐正了身子,說道:“你一直在誤導我,把證據指向別人!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上次蘇婉兒忽然跟我說要我去查查巴黎夜語,也是你的授意吧?那兩個女生跳樓的事情,也是你叫她故意說給我的吧?你想把這件案子,借我之手,強加在聶長征身上,這樣一來,你就可以永久的洗脫嫌疑!事實上,你才是真正的初夜殺手!你喜歡的,恰恰是那些清純可愛的小女生!”

蘇婉兒輕輕握住了嘴巴,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李毅。

李毅問道:“蘇小姐,我猜的可對?”

蘇婉兒用力的點點頭:“你怎么這么厲害?這件事情,我可沒有跟你說起過?!?/p>

李毅道:“我會用腦子想問題??!你既然是沈城買通的人,那么,你在面前表演的一舉一動,肯定都是出自他的授意!我采訪過音樂學院其它大一和大二的學生,他們對這件事情知情的人并不多,因為這件事情,成了音樂學院最大的恥辱,校方嚴禁公開議論此事。當時目睹跳樓事件的人其實很少!新生那就更加很少有人知曉!”

蘇婉兒道:“我的確是只他告訴我之后,我才知道的?!?/p>

沈城臉色慘白,嘴唇微微顫抖。

李毅道:“沈城,聰明反被聰明誤,這件事情你若是不提出來,我根本就查不到那上面去!因為我這次下來,只針對水利款的挪用貪污案!是你自露馬腳,自導自演了這么一出烏龍戲!”

沈城顫聲道:“李毅,沒憑沒據的事情,你可不要胡說!”

李毅輕輕一嘆,說道:“沈城,我剛來西川之時,心里就十分的糾結,心想你們沈家和我們李家是姻親,我此次辦案,若是觸碰到你們沈家,我該怎么辦?”

沈城問道:“你是怎么想的?”

李毅道:“初來之時,你們父子對我十分禮敬,令我感受到了濃濃的親情,那一刻,我就想,只要沒有直接的證人和證據指向沈家,我就不碰你們!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何必跟自己人過不去呢?”

沈城發出一聲嘆息:“早知如此,我就不必搞這么多麻煩事情出來了!”

“是??!”李毅道:“沈城,你若是不搞這么多事情出來,我查完聶長征的案子,也就可以回京城交差了!可惜啊,你自以為很聰明,想當一個下棋之人,拿我當棋子,在西川大地上下一盤好棋!”

“我下了一盤爛棋,最大的爛棋!”沈城沮喪的道:“我低估你的智商了!”

李毅道:“我爺爺常教我,要做下棋之人,不要當棋子。當我意識到我只是一顆棋子時,我就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沈城啊,當棋子容易,但當下棋之人,就難啰,需要你比棋子要精明那么一點點,否則的話,你棋沒下成,反被棋子給下了!”

“哈哈!”沈城忽然大笑道:“李毅,你一切都只是猜測,你們辦案子,不會只憑猜測吧?你有什么證據,可以證明那兩個女生是我逼死的?人死如燈滅,更何況,她們已經尸骨無存,你又上哪里去找證據呢?”

“這么說,你承認那兩個女生,是你逼死的?”李毅緊追著問。

“你想套我的話?休想!有本事就自己去找證據吧!”沈城狠狠的道“李毅,如果沒有證據,就算你權力再大,你也頂多只能扣押我四十八個小時!就得乖乖的送我出去,否則,我爸爸也不是吃素的人!我想他會想辦法把我弄出去的?!?/p>

李毅冷笑道:“你電視看多了吧!你現在是在國內。就算是公安機關辦案,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公安機關在拘留后3曰內提請批捕,特殊情況下可以延長到7曰甚至30曰。加上檢察機關審查批捕的7天時間,公安機關在未經司法授權的情況下剝奪嫌疑人人身自由的時間就長達37天。而我們對你實行的黨紀雙規,這個曰子,那更加可以無限期延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