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7章 吹!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開飯了。

大家都陸續上了桌。

董學斌哪兒敢搶了自己老丈人的位子啊,死活推脫了半天,還是從老爺子旁邊挪開了,挨著謝靜謝然他們坐在了一起。

“爸,您真沒事兒了?”

“您看我像有事兒的樣子嗎?”

“可那也……不能喝酒了啊小說章節 。”

“今兒年三十兒,不喝酒算什么過年?”

“爺爺,大嬸說的對,您身體真不能13/'>折騰了。”

“別說了,快給我倒上快給我倒上,哈哈。”

謝老爺子的倔脾氣也是家里出了名的,他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也沒人敢說什么,只能給他倒了酒,不過在韓晶板著臉的授意下,保姆也會意地往酒里加了不少水,沖淡了一些度數。

大家碰杯。

謝老爺子一飲而盡,然后表現得也沒有什么事兒一樣,該吃菜還吃菜,臉色如常,這才讓大家放心了一些。

謝老爺子感慨道:“還是小斌醫術好啊,早知道這樣就早把你小子給叫來了,害我難受這么多天。”

董學斌笑道:“我都不知道您病了。”

謝老爺子囑咐道:“下次我再病了,直接把小斌叫來啊,也別請那些大夫了,弄來弄去點滴都打了七八瓶,一點兒效果也沒有,搗那個麻煩呢,還是我孫女婿神啊,按按摩也不用吃藥就好了!哈哈!”

謝國建道:“真這么神?”

謝老爺子道:“那還能有假,不然我現在能下來跟你們吃飯么。”

謝浩嘿嘿一笑。拍著胸脯道:“我說什么來著?啊?我說什么來著?我姐夫多牛逼啊,肯定沒問題!”

謝靜一敲他的腦門,“又說臟字兒!”

保健醫生跟一邊不說話了,因為他現在也有點理解不了,就是醫術再神,可也不能這樣啊,他也是大夫,而且是一個十分優秀的大夫,總感覺眼前的事實他有點接受不了,莫不成……真的碰見神醫了??

謝靜男友孫愷也道:“還是董哥厲害。上次我的傷也是您幫著治的。救了我一命,我……敬您一杯。”

董學斌和他碰碰杯,“說那個干嘛,都是一家人。小事兒啦。”喝了點酒。這廝也得瑟了起來。“再說那種縫合傷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嘛,只是那家醫院醫生不行而已,多大點兒事兒呀。”

孫愷很配合道:“那個手術很難的。后來我活過來以后還聽大夫說呢,要不是當時有您在,我真就活不過來了,這種手術就算是解放軍總醫院的大夫來,也不是很好做的,有很大風險,而且之后那醫院不少大夫和護士都在談論您的事跡呢,說您當時下刀有多么多么快,多么多么厲害。”

董學斌笑著擺擺手,“太捧了啊。”

夏艷珍笑呵呵道:“小斌,你醫術這么好,你大嬸我最近肩膀疼得厲害,都好幾天了,好像是晚上睡覺的時候受風了,你給我看看?”

“那還用說,沒問題啊。”董學斌當即就站了起來,走到夏艷珍后面捏了捏她的肩膀,“您哪兒疼?”

“啊。”夏艷珍吃痛。

“這里?”董學斌捏捏。

夏艷珍道:“對,就這兒。”

董學斌保證道:“得嘞,交給我吧。”

說完,董學斌就下手狠狠往她肩膀的關節處一捏,只聽夏艷珍很疼地呼了一聲,“哎呦!疼!疼!”

“馬上就好了!”董學斌寬慰道。

reVerSe!

一秒鐘……

五秒鐘……

十秒鐘……

reVerSe解除!

董學斌就松開了手,“您現在感覺呢?”

夏艷珍一怔,活動了活動肩膀,樂道:“還別說,真不疼了啊,一點兒都沒事兒了。”又動作做大了一些,結果還是沒有疼,“行啊小斌,沒想到你小子還有這門兒絕活兒,神了簡直。”

慈麗芬訝然道:“真沒事了?”

“真的啊。”夏艷珍動著胳膊道:“你看看?”

慈麗芬忙道:“小斌,我最近頭疼,可能是工作累了沒睡好,你看這個你能不能治?快給我弄弄。”

董學斌得意道:“能治,都能治。”

“那快來吧,這些天我都沒怎么睡好覺,越不睡頭越疼,都惡性循環了,吃了好多藥也沒用呢。”慈麗芬道。

董學斌問,“左邊右邊?”

“左邊疼,后面。”慈麗芬道。

董學斌說了聲好嘞,“那您閉上眼,馬上好。”

他一邊用上了reVerSe,一邊在慈麗芬的腦袋上捏了捏,等時間差不多了,才默念一聲reVerSe解除,反正剩余時間這半年積攢下來的太多了,這幾秒鐘十幾秒鐘而已,連十分之一都用不了,董學斌也不心疼。

做完了。

慈麗芬試探著搖晃了一下腦袋,臉上也露出了笑意,“好家伙,還真管用啊,一點兒也不疼呃!”

保健醫生看得一愣一愣的。

韓晶很高興,“咱們家出了個小神醫啊。”

董學斌假裝謙虛道:“別別,媽您可別這么說,神醫我可不敢當,就是領悟性高了點,跟一個師傅學了一些皮毛,不過大家以后要是有什么病找我就行了,嗯,大病我不敢說啊,不過心臟病啊高血壓啊糖尿病啊肺結核啊之類的,我還是沒問題的,以后可別跟我客氣了,有事兒就找我。”

心臟病?

肺結核?

還大病治不了?

這要都不叫大病那什么叫大病啊??

眾人都有些無語,不過神奇的事實就擺在眼前,大家也沒法說什么,反正那保健醫生已經看呆了。

董學斌又喝了一杯酒,酒一上頭,他又唧唧喳喳地吹牛逼了起來,“老爺子,爸,媽,不是我吹牛逼啊,我這醫術真的是正兒八經的,剛才我就說了的,您大家非不信,我要是早知道老爺子病了,我早就過來了啊,哪兒還用爺爺躺這么多天還下不了床?分分鐘的事兒嘛!”

韓晶有些好笑,“你就吹吧。”

“我真沒吹,事實呀。”董學斌道。

謝靜看董學斌有點喝多了,也道:“姐夫,您趕緊吃飯吧,來,嘗嘗這個,這個菜好吃著呢。”

雖然覺得董學斌吹大了,可這次的事也真正讓謝家認識到了董學斌的醫術,畢竟謝老爺子和夏艷珍慈麗芬都病好了,這是騙不了人的。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