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來的是段澤濤的女朋友,江南大學的校花江小雪,段澤濤寫了無數首情詩,在女生寢室外徘徊了無數了夜晚才追到她,一度因此成為全校男生的公敵。

江小雪穿了一身雪白的連衣裙,站在那里就象一朵潔白的雪蓮花,美得讓人窒息,很多內向的男生在她面前會臉漲得通紅說不出話來,就連一向大咧咧的潭宏見到她也會慌亂地到床鋪上找衣服往自己的光膀子上套,想保持一個好的形象。

見到江小雪,段澤濤的心情有些復雜,江小雪無疑是他上輩子最愛的女人,但前世他們畢業后交往了兩年,江小雪卻在父母的壓力下和他分了手,找了一個前途無量的官場才俊,后來那個官場才俊做到廳長,江小雪也成了廳長夫人,但聽說兩人婚姻并不幸福,那個官場才俊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再后來那個官場才俊因為受賄被雙規,兩人離了婚,那以后就再沒聽到過她的消息了。

這件事對段澤濤打擊非常大,一度十分頹廢,后來他在商場叱咤風云,也游戲紅塵,有過很多女人,卻一直沒有結婚,很大原因是因為江小雪在他心中留下那個永遠的傷口。

見到段澤濤愣在那里沒動,江小雪主動說道:“澤濤,我們出去走走好嗎?”,這時潭宏已經穿好了衣服,見段澤濤還傻站在那里,連忙推了他一把,將那五十塊錢塞回他口袋里,又從自己口袋里拿了兩百塊錢和一個避孕套悄悄塞給段澤濤,這小子換了好幾個女朋友,對男女之事可謂是輕車熟路,每天晚上的宿舍夜談會,他都是主講,為了行事方便,他身邊總隨身帶著幾個安全套。

潭宏在段澤濤耳邊小聲說道:“晚上別回來了,在賓館里開間房把生米給煮成熟飯,這么好的女孩,不把她套牢了,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啊!”,說完又大聲嚷道:“快滾,快滾,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去,別在這里讓兄弟們看著心酸!”。

兩人并肩走在校園小道上,男的俊朗,女的靚麗,成了校園里一道美麗的風景,加上兩人都是學校的風云人物,一路上不少同學對他們駐足而望,江小雪有些羞澀地牽著段澤濤的手向學校幽靜的后山走去,那里是情侶們的圣地。

學院的后山是在整個江南省乃至全國都很有名氣的云麓山,占地極廣,江南大學因為背靠這座大山有著豐厚的文化底蘊,被譽為‘千年學府’,這里綠樹成蔭,環境優美,干凈的青石板鋪成的小徑走在上面讓人心曠神怡,因為并不是上山的主路,這里除了學生外人很少來,十分幽靜,正是學生情侶們談情說愛的好去處。

兩人找了個僻靜的青石板凳坐了下來,見段澤濤一路上沉默不語,江小雪雖有些詫異,但并沒有放在心上,此時的她心里充滿了喜悅,她已經得知段澤濤被選送到了省政府機關的消息,而她的父母也已為她找好了單位到省電視臺去上班。

臨近畢業,許多畢業的情侶面臨分離,為了沖淡離愁別緒,他們大都選擇用瘋狂的親熱來透支四年大學生活的激情和快樂,在僻靜的草叢中你很容易就能發現大量用過的避孕套。

前面的草叢傳來了細碎的聲響,一旁的灌木開始了有節奏的聳動,緊接著一種曖昧而又壓抑的呻吟聲又若有若無的傳來,不用說,這又是一對野鴛鴦在行周公之禮了。

段澤濤兩人也見慣不怪了,兩年來兩人除了沒有突破最關鍵的那一層,所有的事情都做過了,江小雪滿面羞紅,緊緊抱著段澤濤,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劇烈地顫抖著,美人在前,又擺出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不遠處又有曖昧的聲響刺激,段澤濤也有些激動了,身體中的荷爾蒙以百萬倍的速度猛增,情不自禁地對著那嬌艷的紅唇吻了下去,下身的突起也挺了起來,正頂在江小雪那神秘三角區的凹陷處。

江小雪覺得自己快融化了,渾身燙得要命,感受到下身頂住的柱狀物那堅挺和熱力,她全身都軟了,一絲力氣也沒有,只是喃喃地囈語道:“壞東西,你好壞!”。

段澤濤將軟得如面人般的江小雪平放在青石凳上,左手輕揉著她傲然挺立的shuangfeng,右手撩起她的裙擺,順著她白瓷般的**撫摸上去,在她那神秘而敏感的三角區迂回著。江小雪的皮膚有著光滑細膩的質感,還有一股若隱若無的體香,讓段澤濤如癡如醉。

江小雪今天穿的是連衣裙,正是和情人約會時的最佳服裝,所謂最佳,就是既能方便行事,又能在遇到緊急情況時迅速地復原,如果是褲裝,不但脫、穿起來麻煩,而且要是突然有人闖過來就要春光外泄了,如果運氣背點,讓學校的巡邏隊碰到,那事情就大發了,江小雪平時都喜歡穿牛仔褲,今天穿連衣裙看來也是早有準備了。

情到濃處,段澤濤已經感覺到江小雪棉質內褲下傳來的濕潤和灼熱,停住了左手在江小雪胸前的撫摸,空出雙手,準備將那條小小的棉質內褲褪下來,江小雪玉柱般的雙腿死死絞在一起,阻止段澤濤的祿山之爪繼續深入,羞澀的低叫了一聲“不要!”。

段澤濤想起前世兩人的曲折,而自己已經決定去山南,難免要和江小雪分離,也有些猶豫,就停住了手,江小雪也感覺到了段澤濤的猶豫,睜開了眼睛,咬咬牙道:“濤,來吧,我給你!”。

段澤濤還是有些猶豫,江小雪卻主動靠了上來,親吻著他的臉頰,抱著她熱情如火的嬌軀,段澤濤又有些激情勃發起來。

前世自己錯過了,今生自己還要遺憾終生嗎?無論有多大阻力,自己也不會再讓幸福從手中溜走,想通了這點,段澤濤也放開了心懷,開始熱烈的回應江小雪。

經過一陣互相亂摸,兩人都有些受不了,段澤濤手顫抖著將江小雪那小小的棉質內褲褪到腿關節,自己也將褲子脫了一半,江小雪羞澀地蒙著眼不敢看,看著江小雪那完美無暇的玉體,尤其是那神秘三角區的芳草萋萋,段澤濤只覺血氣上涌,正要壓上去,突然江小雪有些擔心地道:“會不會懷上孩子啊?!”。

段澤濤這才想起潭宏塞給自己的避孕套,連忙拿出來,江小雪嬌嗔道:“壞東西,原來你早有準備,是不是早就動了壞心思!”,段澤濤嘿嘿一笑,也不答話,手忙腳亂地撕開了避孕套的包裝,卻是因為太緊張套了半天也沒套上去,最后江小雪看不下去了,吃吃笑道:“我來吧!”。

江小雪也弄了半天才把避孕套套上去,她調皮地敲了一下段澤濤的分身:“丑東西,就你事多。”,段澤濤夸張地叫起疼來道:“哎呦,敲斷了就沒得用了。”,江小雪撇撇嘴道:“誰稀罕啊,敲斷了最好,省得害人!”。

段澤濤呆呆地望著江小雪完美的**,只能感受到心臟的劇烈跳動,一種久違了的情緒,突然彌漫全身,讓他的目光也變得灼熱起來,仿佛燃燒的火焰。

(此處刪去200字)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