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的征程(四)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照片中的年輕男子叫劉俊,從小和蘇媚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兩人感情很好,父輩也有意撮合他們,誰知天有不測風云,蘇媚的父親得了重病,需要一大筆錢治病,蘇媚為了救父親,只得嫁給縣里一個開礦的老板,那年她只有十六歲。

劉俊一怒之下跑去深圳打工,后來聽說出車禍死了,而蘇媚嫁的這個開礦的老板在婚后得了一種怪病,沒過兩年就死了,蘇媚只好獨自撐起丈夫的家業,和那些好色的官員周旋,而這時縣里流傳著一種謠言,說蘇媚是白虎精轉世,凡是和她沾上的男人都沒有好下場,所以盡管那些男人都垂涎于她的美色,卻不敢真正和她發生關系。

段澤濤看著哭得如雨后芙蓉般的蘇媚,心中的柔軟處再次顫動了一下,趕緊扭過頭去,“能借你的肩膀給我靠一下嗎?我真的好累!”,蘇媚幽幽地靠了過來,伴隨著一股別樣的體香,讓段澤濤有些迷醉。

蘇媚的的眼淚已將段澤濤的肩膀全部打濕,他本來想說兩句安慰的話,可是此時無聲勝有聲,說話就會破壞了氣氛,兩人默默地相擁著。

懷中蘇媚的嬌軀如此嬌柔,加上喝了不少酒,段澤濤的分身竟然不爭氣地有了反應,蘇媚大概也感覺到了,白皙的俏臉上飛起了一抹紅霞,段澤濤有些尷尬地想將身子抽離出來,蘇媚卻反將他死死抱住,用嬌艷的紅唇吻住了他的嘴巴。

段澤濤宛如被雷擊一般,身體一僵,本能地回應著蘇媚的激吻,兩人口舌相依,抵死纏綿,蘇媚嬌嫩的纖手順著段澤濤的身體滑了下去,拉開褲子拉鏈緊緊握住了段澤濤早已怒勃的分身,段澤濤只覺腦海里‘轟’的一下炸開了,腦子里一片空白!

蘇媚吻著段澤濤的耳尖,耳語道:“我要讓你永遠都忘不了我!”,說著竟然猛地蹲下身去,用她嬌艷芬芳的紅唇將段澤濤怒勃的分身緊緊含住。

段澤濤身體一動不動,如被孫悟空的定身法定住一般,下身傳來的異樣刺激讓他戰栗不已。

有好幾次,他和老大、老四他們幾個偷偷跑到學校外的錄像廳看過***后,把江小雪約到后山想誘導小雪進行這種行為,可是小雪害羞,每次都在最后關頭躲閃了。

段澤濤熱血上涌,他望著蘇媚纖細而潔白的脖頸在下身處起伏著,那如黑綢般亮滑的長發如波lang般晃動,心情十分復雜,分身處的快感越來越強烈,隨著一陣顫抖,段澤濤低吼一聲,不自覺地使勁地按住了蘇媚的肩膀,將她緊緊地貼著自己的身體,所有的野性和精華,都噴涌而出。

蘇媚抬起頭,鼓著嘴,嘴角還殘留著一抹段澤濤的ru白精華,眼中柔情似水,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包餐巾紙,將嘴里的東西吐在了紙里,包起來,又將紙包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段澤濤囁嚅著想說點什么,蘇媚卻用纖手輕輕撫住他的嘴,柔聲說道:“你什么也別說,我不奢望擁有你,只要你能永遠記住我這個姐姐就好了。”。

段澤濤只得重重地點點頭,和蘇媚回到包廂里,這時包廂里的劉衛國和小林兩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蘇媚出去了一趟,回來時手里拿了一個紙盒,盒子里是一個嶄新的愛立信手機,蘇媚將手機放到段澤濤手里道:“這是姐給你的見面禮。”。

這時手機還遠不象后世那么普及,這款最新的愛立信手機差不多相當于一個普通干部全年的工資收入,段澤濤連連擺手拒絕道:“蘇姐,這可不行,這禮物實在太貴重了!”,蘇媚不容置疑地說道:“你要不收下就是看不起姐了,我把我的電話存在里面,我想你的時候可以給你打電話,話費你不用管,我會幫你交的”。

段澤濤不好再說什么,只得收下。這時,劉衛國和小林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了,三人都很默契地沒有問對方到哪里去了,告別了蘇媚,劉衛國和小林送段澤濤回了縣委招待所,兩人給段澤濤留了電話和呼機號,約好等下次段澤濤再來古林縣城再聚。

一夜無話,第二日一早,段澤濤早早趕到縣委組織部,組織部長姜漢坤讓段澤濤上了他的車向上林鄉開去。

上林鄉離古林縣城并不遠,大約也就三十幾里路,聽姜漢坤介紹,這上林鄉算是古林縣比較富裕的鄉鎮,看來馬福貴在段澤濤的工作安排上的確是用心良苦啊。

上林鄉黨委書記鐘漢良早已接到通知,帶著鄉黨委和鄉鎮府兩套班子的主要成員在鄉政府大門口迎接,姜漢坤一下車,鐘漢良就一個健步上前,雙手緊緊握住姜漢坤的手道:“歡迎姜部長到上林鄉來指導工作!”。

站在姜漢坤身后的段澤濤仔細打量自己的兩位頂頭上司,鄉黨委書記鐘漢良年紀約四十來歲,身材魁梧,聲音洪亮,一看就是那種作風十分硬朗的基層干部,鄉長劉毅就秀氣多了,年紀大約在三十來歲,戴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應該是從機關里下來的干部。

眾人簇擁著姜漢坤進了會議室,姜漢坤首先宣布了對段澤濤的任命,任命段澤濤為上林鄉副鄉長(掛職試用),本來段澤濤要過了試用期才能解決副科級,但在馬福貴和姜漢坤的操作下,讓段澤濤直接掛職副鄉長,先解決職務,再解決級別,算是破格任用了。

任命一個小小的副鄉長卻由組織部長親自送下來,這可是鄉黨委書記才能享受的待遇,而且他的年紀那么輕,絕對可以算是整個古林縣,甚至是整個山南地區最年輕的副鄉長,是個瞎子都看得出段澤濤身后的背景不簡單,一時間眾人把目光都把目光集中在這個看起來很精神的年輕人身上,會議室如平靜的水面上落下一塊石頭,眾人紛紛交頭接耳,猜測段澤濤到底是什么來頭。

姜漢坤干咳了一聲,會議室立刻又安靜下來了,“澤濤同志是地委組織部派下來的優秀年輕干部,更是江南大學的高材生,他不怕艱苦到我們邊遠的山區來工作,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大家一定要支持他的工作,我相信我們上林鄉的黨委班子是個團結的有戰斗力的班子,我也相信澤濤同志在我們這些有經驗的老同志的幫助下一定能干出好的成績!”。

會后,姜漢坤謝絕了鐘漢良的午餐邀請趕回古林縣城去了,姜漢坤一走,鐘漢良的臉就陰沉下來,他最反感的就是那些仗著后面的關系到下面來鍍金的干部,干不了事還不說,還得經常讓他這個書記來擦屁股,鄉長劉毅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實事不干,爭權奪利耍陰謀卻是好手,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將段澤濤列入了不受歡迎的人之列。

鄉長劉毅也不喜歡段澤濤,起源于縣長劉明正的一個電話,劉明正電話里說段澤濤是馬福貴的人,要他盯著點,劉毅以前是劉明正的秘書下來的,劉明正的話他自然不能不聽,而且劉毅從直覺上也不喜歡段澤濤,段澤濤年輕帥氣又有學歷有‘背景’算是官場絕對的優質股,而劉毅骨子里又是個很驕傲很自戀的家伙,所以他對比他更優秀的段澤濤有著一種本能的排斥感。

段澤濤可沒想到自己一來就被自己的兩位頂頭上司打入了另冊,他還沉浸在對新工作新環境的憧憬當中,他向鐘漢良和劉毅走了過去,“鐘書記,劉鄉長,以后還要請兩位領導多多關照啊!”,說著,從口袋里掏出芙蓉王,向鐘漢良和劉毅遞煙。

鐘漢良瞟了段澤濤一眼,冷冷地道:“我不抽你這種煙的!”,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根兩塊錢一包的“山南煙”抽了起來,劉毅則是干脆地一擺手,“對不起,我不抽煙的!”。

段澤濤的手尷尬地僵在半空中,鐘漢良也不理會他,轉頭對劉毅說道:“劉鄉長,多了個副鄉長,我們開個短會吧,把分工調整一下。”,說完徑自走進了會議室。劉毅轉頭對段澤濤說道:“小段鄉長,你也一起參加吧!”。

如果段澤濤還是前世那種耿直沖動的性格,估計會氣得掉頭就走,可如今已是兩世為人的他卻只是無奈地搖搖頭,看來基層工作比自己想象的更復雜啊,不過他是來做實事的,即便兩位頂頭上司不知什么原因對自己不待見,他也不可能因此放棄自己的理想。想到這里,他迎著一旁眾人幸災樂禍的目光,昂首挺胸走進了會議室。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