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新官上任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上林鄉共有七個副鄉長,除了幾個本鄉土生土長的干部,縣里遇到有人有級別卻縣里沒職位安排的棘手情況就喜歡往鄉里塞,這就造成了小小的上林鄉七個副鄉長,再加上還有幾個委員,副科級別的干部共有十幾人,屬于典型的占位的蘿卜頭多,干事的蘿卜兵少的情況。

油水厚輕松又好干的事早被幾個資歷老的副鄉長瓜分了,只有這計劃生育屬于典型的費力不討好的工作,原來分管這項工作的副鄉長更是在一次和當地村民的沖突被打得住了院,這項工作就由鄉長劉毅親自抓,才管了兩個月他就頭都大了,現在段澤濤來了,劉毅就提出由段澤濤來分管計劃生育工作。

“小段鄉長年輕,有沖勁,我看就由他就他來分管計劃生育工作好了!”,劉毅這就是捧殺了,自己既卸了擔子,又給段澤濤找了麻煩,可謂是一箭雙雕。劉毅話一出立刻得到了其余幾位副鄉長的支持,段澤濤年紀輕輕一來就和他們平起平坐讓他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自然巴不得看段澤濤的笑話。

鐘漢良猶豫了一下,計劃生育工作雖然不受待見,卻是很重要的,涉及的情況也復雜,又是直接和老百姓打交道,需要相當豐富的社會經驗和精干的辦事能力,要是一個處理不好鬧出**他這書記也脫不了干系,但見眾人都異口同聲地表示同意,他也不好反對,想了想說道:“計劃生育工作十分重要,小段剛來還不熟悉情況,我看還是由劉毅鄉長抓總,小段協助好了。”。

本來按慣例,新來了同事鄉里主要領導是要聚餐表示一下歡迎的,但無論是鐘漢良還是劉毅都仿佛忘了這事一般,分配完工作就匆匆宣布散會走了。

段澤濤剛走出會議室,辦公室主任梁萬才追了上來,“段鄉長,你的宿舍我已經安排好了,等下我找兩個人打掃一下就可以搬進去了,就是辦公室可能要委屈你一下,鐘書記的意思是讓我搬張桌子放到計生辦,先擠一擠。”。

段澤濤回頭看了看梁萬才,這是一個有些發福看起來卻十分精干的中年男人,他掏出煙遞了一根給梁萬才,“麻煩粱主任了,你把宿舍鑰匙給我,我下了班自己去打掃好了,至于辦公室,和計生辦的同志們一起辦公很好啊,人多還熱鬧些,有事也好商量。”。

梁萬才有些受寵若驚地接過煙,又堅持給段澤濤點上火,討好地陪笑道:“還是領導的煙好啊,對了,馬上就到飯點了,段鄉長中午沒安排吧,不嫌棄的話就到我家吃頓便飯,我家那口子沒別的長處,就是做得一手好菜。”。

梁萬才在上林鄉算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物,他有個外號叫“萬金油”,所以才在辦公室主任這個位置站穩了腳,對于段澤濤,他和別人的看法不同,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很大氣,有著和他年齡不相稱的沉穩而且背后又有過硬的‘關系’,將來肯定前途無量,官場有句話叫寧欺老莫壓小,趁現在燒下冷灶,沒準將來有大收獲呢。

段澤濤本不想去,但一則梁萬才是第一個來向他表達善意的鄉干部,他也希望通過他了解一下鄉政府的情況,就笑了笑道:“那就打擾梁主任了。”。

兩人出了鄉政府,段澤濤在一旁的小賣部里買了兩瓶好酒,還有一些水果準備提到梁萬才家去,梁萬才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道:“段鄉長太見外了,上家里吃頓便飯還買什么東西啊,真是太不意思了。”。

段澤濤擺了擺手笑道:“這可不是買給你的,是買給嫂子和孩子的,以后我在鄉里肯定要經常麻煩粱主任,今天先去認認門。”。

梁萬才老婆做的菜的確象他所說的那樣好吃,但段澤濤卻沒能從梁萬才這個“萬金油”那里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想想也是,這家伙雖然主動向段澤濤表達善意,卻不意味著他會冒著得罪其他鄉領導的風險向他提供信息,說到底是段澤濤還不具備讓他死心投效的實力。

下午,段澤濤在梁萬才的帶領下來到計生辦,辦公室內的三個工作人員卻象沒看見他們一樣,看報紙的繼續看報紙,打毛衣的繼續打毛衣,抬頭望天的繼續抬頭望天。

梁萬才干咳了幾聲,那個打毛衣的中年婦女這才放下手中的毛衣裝作才看他們一樣站了起來,夸張地嚷道:“喲,梁主任,什么風把你吹來了啊,你平時可是沒事不登我們的門的,不知今天有何貴干啊?!”。

梁萬才有些尷尬地干笑道:“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新來的段鄉長,分管計生工作,大家鼓掌歡迎。”,稀稀拉拉地鼓了幾下掌,中年婦女陰陽怪氣地說道:“‘小’段鄉長,你來了我就輕松了,我們計生辦爹不疼娘不愛的,工作辛苦不說,完不成任務還要挨批評。”,她特意加重段澤濤職務前那個‘小’字的音調,明顯是看不起段澤濤。

這個中年婦女叫田貴珍,鄉黨委副書記李長貴的老婆,也是計生辦的副主任,她為人十分潑辣,據說李長貴在家業被她壓得死死的,這些年來她一直具體主管計生辦的工作,而她潑辣的作風也的確很適合抓計生工作,只是因為文化程度不高一直沒能扶正,現在上面派了個年輕的副鄉長下來,她自然心中不忿,所以一來就給段澤濤一個下馬威。

除了田貴珍,計生辦還有兩個計生專干,看報紙的那個叫聶倩,是縣武裝部長的聶大同的女兒,來上林也來是過渡的,抬頭望天的那個叫方東明,才參加工作一年多,剛來的時候還是干勁十足,在計生辦干了一年多,激情耗盡感覺自己是被發配了就破罐子破摔,變得嫉世憤俗起來。這兩人都是鄉政府有名的刺頭,鄉領導提起就頭痛。

梁萬才用愛莫能助的眼神看了看段澤濤匆匆離開了,段澤濤看看自己這幾個‘極品’下屬,頭有點大,他也知道有些事是急不來的,笑著對他們點點頭,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拿起抹布搞起衛生來。

搞完衛生,段澤濤又找田貴珍要了這幾年上林鄉這些年計劃生育工作的一些資料文件和報表看了起來,因為貧窮落后,上林的老百姓都比較保守,重男輕女的思想比較嚴重,對計劃生育工作比較抵觸,而且當地大多是同姓的大家族,抱團暴力阻擾計生工作的突發事件時有發生,前任分管計生工作的副鄉長還因此負了傷,上林鄉也因此在全縣計生工作大會上挨了批評。

不知不覺到了下班時間,段澤濤提了行禮來到鄉政府宿舍樓,這是一棟三層的磚式小樓,看樣子有些年月了,打開門,一股霉味撲面而來,一只瘦骨嶙峋的老鼠吱吱叫著跑了出去。

段澤濤挽起袖子搞起衛生來,忙活了個把小時才將宿舍打掃干凈,肚子咕咕叫了起來,這才想起自己還沒吃飯,下了樓到鎮上的小飯館里吃了個盒飯,又到小賣部里買了些日常生活用品,看到一旁有公用電話就給江小雪打了個電話。

江小雪接到段澤濤的電話又驚又喜,兩人卿卿我我地在電話里聊了半個多小時,直到江小雪的父母回來了才戀戀不舍地掛了電話,提了東西往回走,一到晚上,上林鎮的街道上基本看不到什么人,遠遠看見方東明一個人在前面走,就喊住了他。

方東明的態度很冷淡,段澤濤也不以為意,掏出煙來遞了一根給方東明,方東明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段澤濤在學校是學生會主席,對付象方東明這種憤青還是有些辦法的,幾根煙抽下來,方東明對段澤濤頓生知音之感,開始打開了話匣子。

段澤濤對方東明印象也不錯,除了有些偏激外骨子里還是有些年輕人的沖勁的,用好了也許能成為自己的好幫手,畢竟自己勢單力薄,要做事還是要有自己的幫底的。

接下來幾天,在方東明的幫助下,聶倩也被段澤濤拉攏過來了,畢竟都是年輕人,段澤濤又長得高大帥氣,說話也幽默得很,經常逗得聶倩笑得花枝亂顫,聶倩對段澤濤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由開始的抵觸變成了整天跟在段澤濤后面轉,還主動提出要幫段澤濤洗衣服搞衛生。

這下倒是田貴珍變成了孤家寡人,不過她的工作經驗豐富,對段澤濤也是很有幫助的,所以段澤濤也沒有冷落她,他看準了田貴珍有些愛貪小便宜,就經常買些小吃來辦公室給大家吃,偶爾送點小禮物給田貴珍,田貴珍雖然性格潑辣,但并不是很有心機的人,吃人家的嘴短,又見段澤濤把方東明和聶倩都拉攏了,自己再鬧也起不了什么風lang,也就認命了,一時間計生辦空前團結,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團和氣,倒是讓某些等著看笑話的**跌眼鏡。

在辦公室對上林鄉計生工作有了基本了解,段澤濤決定下鄉去實地調研,不過整個鄉政府就只有兩臺破得不行的203吉普車,鐘漢良用了一臺,劉毅用了一臺,段澤濤他們下去就只能騎自行車。

上林鄉雖然貧窮落后,但風景卻很好,山清水秀,秀麗的曲江蜿蜒而過,宛如仙境一般,風景雖好,路卻難走,開始方東明還擔心段澤濤從省城來堅持不下來,段澤濤卻硬是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走遍了上林鄉的每一個村組,而且總是精神抖擻,從沒見他叫過苦,這也讓方東明暗暗心折。

上林鄉的老百姓都知道鄉里新來了一個管計生工作的“書生鄉長”,這個“書生鄉長”和別的鄉領導不同,從不喊空頭口號亂發指示,而是在田間一邊幫老百姓干活,一邊拉家常,有時興致來了還給老鄉們唱首歌表演個節目。他看起來文弱,喝起酒來卻不含糊,敢拍著胸脯拿著海碗跟村支書拼酒。

漸漸地老百姓們都喜歡上了這個“書生鄉長”,大膽一些的媳婦村姑愛和他開玩笑看他臉紅的樣子,村里的小年輕更愛跟在他屁股后面跑,聽他講大山外的花花世界,聽他講講不完的傳奇故事,支書們工作上有了困難都愛和他商量,他總能想出一奇妙的小點子,大家都親切地叫他“小段鄉長”,他也不生氣,總是樂呵呵的。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