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迷失在90年代(1)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婦科門外的走廊上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實習男生整整齊齊的蹲在那里,只有這樣的姿勢可以最大程度的掩飾住他們的尷尬,讓下身突然挺起的海拔不至于那么引人注目。

張揚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也學著他們的樣子蹲在那里,這廝仍然處于亢奮之中。

身邊叫陳國偉的同學不懷好意的笑著,低聲說:“平時還真看不出,你丫的膽兒真肥,色膽包天就說得你這種人吧?”張揚笑了笑,他還沒有適應這種對話的方式。

不多時就聽到篤篤的高跟鞋聲,林曉麗紅著俏臉走了出來,經過張揚身邊的時候,突然停下腳步,咬了咬下唇,充滿憤怒的瞪了張揚一眼:“流氓!”

張揚很無辜的看著林曉麗的背影,愕然道:“她居然出口傷人,誣我清白!”

洪玲跟著從里面走了出來,有些鄙夷的看了張揚一眼:“張揚,回頭你寫份檢查交上來,作為一個實習醫生,你要嚴格約束自己的言行,剛才那位林小姐很生氣,周院長安慰了她好長時間,人家到現在還很委屈呢,說要去醫務處告你!”

“告我什么?”張揚實在有些想不通。

幾名同學異口同聲道:“告你耍流氓唄!”

張揚冷冷哼了一聲:“她自己主動脫的衣服,周院長讓我用指頭插的……”說完這句話,忽然發現周院長正冷冷站在婦科門前,張揚知道自己又闖禍了,有些尷尬的站起身子。

周院長點了點頭:“明天我會把你的情況如實反映給校方!”丟下這句話后,她頭也不回的向電梯處走去。

實習醫生的集體宿舍就在縣人民醫院的對面,隔著一條馬路,張揚短時間內搞明白了幾件事,一是自己現在的身份,二是自己的住處,后者對他極為重要,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覺,搞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幸運的是,他和陳國偉住在一個宿舍,從種種跡象表明陳國偉并不待見他這個衛校生,不過張揚的適應能力還是很強的,厚著臉皮緊跟陳國偉這個白撿的向導,怎么也要先找到宿舍在什么地方。

兩人剛剛走出醫院的大門,就聽到一個憤怒的聲音道:“小子,你他媽給我站住!”

張揚和陳國偉回過頭去,身后傳來一陣摩托車的轟鳴聲,一名身材高大刮著光頭的男人騎著一輛雅馬哈400公路賽車,后面側坐著身穿紅色緊身衣的林曉麗,在引擎的轟鳴聲中迅速沖到他們的面前,那男人大約三十歲年紀,長得五大三粗,穿著一身花花綠綠的賽車服,他左手扶了扶墨鏡,微微揚了揚頭,的確有幾分瀟灑的味道:“哪一個?”

張揚這才認出后面坐著的女郎竟然是林曉麗,他雖然剛剛來到這個時代,可是對于人情世故卻是相當的老道,從那男人兇神惡煞的模樣已經隱約猜到是沖著自己來的。

林曉麗伸手指向張揚:“就是他!”光頭男人是她的男友周大方,是個社會閑散人員,曾經因為打架斗毆被勞教過三年,在北關一代也算小有名氣,剛才他聽林曉麗說在縣人民醫院被一個毛頭小子xing騷擾,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馬上就帶著林曉麗心急火燎的趕了過來,剛巧將張揚截住。

周大方熄滅了摩托車的引擎,走到張揚的身前,除下墨鏡,兇神惡煞般蹬著張揚,右手狠狠向張揚戳去,張揚以為他要點穴,悄然調息,將胸口要穴移動了幾分,利用內息化去周大方指頭的力量,想不到周大方的手指上全無內力,張揚這才發覺自己高估了對手。

“你小子毛都沒長齊,居然敢調戲我女朋友?不想活了?”周大方用力指點著張揚的胸口。

“有話好說,我們都是縣醫院的實習醫生……”陳國偉幫忙解釋說。

周大方惡狠狠地蹬著陳國偉:“實習醫生了不起啊?實習醫生就能隨便摸我女人嗎?”

陳國偉嚇得退了一步,這件事原本就不關他的事,他有些后悔剛才多說了那句話了。

幸好張揚及時把話茬接了過去:“兄臺,想來你是誤會了,我只是遵從院長的命令,為她診病,對這位小姐絕無褻du之念!”

周大方原本就是一個無賴,他和林曉麗之間也只不過是玩玩罷了,遠遠沒到非她不娶的地步,開始就抱著借著這件事訛詐點錢財的念頭,聽到張揚這么說,以為這小子慫了,冷笑道:“呦,看不出你他媽說話還挺江湖,得,看在你還是學生的份上,老子不跟你計較,可是我女人也不能讓你白摸不是,這么著,你拿出一千塊錢,作為精神損失,這件事從此兩清。”一千塊在九十年代初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普通大夫的工資也不過是四五百塊,周大方分明是獅子大開口。

張揚對于現在的金錢還缺少具體概念,可是他明白周大方在找他要錢,他微笑道:“抱歉,小弟身無分文!”

周大方一聽這話就惱了:“你他媽給臉不要臉是不是?”揚起蒲扇大小的手掌向張揚猛然抽了過去,他是動了真怒,不來點真格的,這小子不知道厲害。

陳國偉嚇得一溜煙向醫院的保衛科跑去,這種時候能夠求助的只有保衛科了。

張揚看到周大方再度出手,而且擺明了要扇自己的耳光,士可殺不可辱,張揚原本也不是什么好脾氣,左手迎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周大方右手的脈門,兩人身高相仿,不過張揚相對瘦弱一些,周大方本來以為自己吃定了張揚,卻想不到對手的五指如同鐵鉗一般抓住了他的手腕,稍一用力,周大方半邊身子都變得酥麻無比,他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對,眼前的這名學生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文弱。

張揚冷笑道:“兄臺不要逼人太甚!”

周大方只覺著他的五指越來越緊,自己的手腕骨骼幾乎就要被他捏碎,詫異于張揚強大力量的同時,內心也感到有些害怕,苦著臉擠出一個笑容:“可能真的是誤會……”

新書期每天保底兩次更新,希望兄弟姐妹們多多投票!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