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強勢新概念(3)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二步街夜市在春陽縣城中極有名氣,九十年代初,這里的夜生活也僅限于吃吃夜市,看看電影,實在單調的很。

高偉選在老李家砂鍋落座,老李家砂鍋是夜市中生意最為火爆的一個,他們一共來了八個人,老板讓小工將兩張小桌子拼在了一起,因為左曉晴親臨,高偉也表現的相當大方,一共點了四葷四素八個砂鍋,另外還要了花生米和炸小魚兩道涼菜,把小桌子上擺得滿滿的。

實習生多數都很識趣,沒有人去高偉右邊的板凳上落座,那個位置顯然是留給左曉晴的,左曉晴看著剩下的兩個空位,并沒有馬上坐下去,張揚這個衛校實習生居然毫無眼色的坐在高偉身邊,嘴里還極其討嫌的說著:“真是豐盛啊!”

左曉晴挨著張揚坐下,所有的實習生都搞不明白,這左曉晴今晚怎么對這個實習生這么青睞?在高偉看來,左曉晴是故意用張揚當她的擋箭牌,可恨的是這個衛校生居然麻木到了這種地步,難道看不出老師不爽嗎?

高偉很不爽,揮了揮手,要來了兩瓶紅星二鍋頭。

陳國偉那幾名實習生慌忙擺手假惺惺的說:“高老師,我們不喝酒的!”其實這幫小子在大學的時候就已經酒精考驗了。

高偉笑了起來:“其實我比你們大不了幾歲,在醫院你們叫我高老師,出了醫院門,你們叫我高哥,也可以直接叫我高偉,說不定明年咱們就是同事呢!”

老板送上來八個玻璃杯,高偉為兩位女孩兒叫了兩聽可樂,然后開始在玻璃杯中倒酒:“今天多虧你們了,你們這批實習生是我帶教以來素質最高的一批,當然我指的是多數!”

張揚明知高偉把自己跪倒少數那一類中了,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伸出筷子夾了一塊大腸放入嘴里:“真香!”這廝的確沒有什么禮貌,傲慢的態度明顯是在向高老師進行反擊。

高偉心里暗罵這小子目無尊長,坐在老師這個位置上卻不得不裝出些許的大度,端起酒杯:“來,大家都辛苦了,為了咱們的友誼干杯!”

張揚無論前世今生,喝酒從來都是不含糊的,一張嘴,大半杯二鍋頭已經喝了個干干凈凈,小二兩呢!一時間眾人齊刷刷的目光都頂住了他,張揚渾然不覺,不慌不忙的夾起一顆花生米塞入嘴里,香香甜甜的咀嚼著,除了他以外其他人可沒有一個干杯的,張揚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周圍:“不是說干杯嗎?我都先干為敬了,高偉,是你提議的啊!”

高偉怔怔端著那半杯酒,他是提議干杯,可是沒說真的要一口干完啊,麻痹的,這是五十六度二鍋頭啊,這小子居然海量,我怎么說也是你們的老師,你他媽竟然對我直呼其名,可轉念想想,自己剛才讓他們這么叫來著,又能怨誰,高偉的本意是想告訴左曉晴自己跟她是同齡人,沒曾想反倒讓張揚將了一軍。

聽到張揚的話,一群實習生的目光全都轉向高偉,在他們心中高偉就是強者,有人敢于公然向強者挑戰,拋開事情的對錯不談,這樣的勇氣都是值得欽佩的。

高偉真正在意的是左曉晴如何看自己,正如他自己所說,他也是年輕人,二十五歲而已,骨子里也有熱血和沖動,更何況他本來就看重這張面子,他的酒量不差,六七兩二鍋頭還是沒有問題的,在一群學生面前,說什么也不能示弱,他仰首一口干了,微笑望著張揚,表情雖然和藹,可是仍然掩飾不住眼神深處的森森冷意。

陳國偉也一口干了,其他幾名實習生雖然酒量平平,可是勝在年輕,酒膽還是有的,一個個硬著頭皮把杯中酒喝了下去,酒精的確是個好東西,喝完之后,氣氛熱烈了許多,這些實習生說話的聲音也明顯大了許多,別人熱鬧起來的時候,張揚反倒靜了下去,其中有他和這些人格格不入的原因在內,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發現夜市中擺放著一臺十七寸彩電,里面正在播出晚間新聞,美麗女主播海蘭正在播報著江城夜新聞。

張揚不說話,其他人也懶得理他,高偉趁機和左曉晴搭訕了幾句,只可惜中間隔著張揚,這距離還真不容易拉近。

洪玲也是個心思玲瓏的主兒,言語之間不時悄悄撮合著左曉晴和高偉,現在已經把話題引導后天晚上一起去看電影的議題上了,左曉晴不想就這個問題繼續深入下去,悄悄轉移話題,舉起手中的可樂主動找張揚干杯,張揚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左曉晴找他干杯,他想都不想,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一仰脖又干了,這次可是滿滿一杯二鍋頭啊,剛才洪玲倒酒的時候特地關照了他一下,這下張揚雖然沒有說話,仍然成為同桌人注目的焦點。

高偉笑得多少有些不自然,一滿杯足有三兩二鍋頭,他倒不是心疼那酒,只是這丫的酒量也太嚇人了吧。

張揚放下一滴不剩的玻璃杯,左曉晴也沒有想到她舉杯居然是這個結果,關切的說:“張揚,快吃菜,哪有那么喝酒的?”

陳國偉幾名男生只有驚嘆的份兒了。

張揚笑了笑:“這點酒沒事!”口齒清晰,果然沒有半點醉態。

洪玲不知不覺已經把張揚視為對立面了,站起來又給張揚倒酒,左曉晴看出她有趁機整人的意思,輕聲勸說道:“洪玲,別倒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洪玲對左曉晴還是打心里忌憚的,聽到她這樣說,也頓時打消了給張揚倒酒的念想。

誰曾想高偉開口說話了:“我看張揚同學的酒量不錯,喜歡喝就敞開了喝嘛!現在是下班之后,大家都要盡可能的放松,這才叫做懂得生活。”

“還是高老師說話富有哲理!”洪玲不失時機的奉承了一句,既然有了高偉的這句話,她馬上又給張揚添滿酒。

左曉晴悄悄用左腿碰了碰張揚的膝蓋,提醒他千萬要控制住自己。

張揚從來就是個不服輸的脾氣,更何況他本來酒量就很大,看到高偉和洪玲兩人一唱一和的想把自己灌醉,內心中一股無名火早就躥升起來,臉上卻掛著淡淡笑容,端起酒杯:“那個啥……高老師,我敬您一杯!”

高偉想不到這小子反戈一擊來得這么迅速,卻又不得不端起酒杯:“喝多傷身,咱們還是隨意吧……”話沒說完,人家一仰脖子又是三兩下肚,笑瞇瞇看著高偉,分明在說,我這當學生的都已經喝了,現在論到你這個當老師的了。

高偉自問沒有一口喝下三兩二鍋頭的能力,訕訕的笑了笑:“我還是隨意!”人家還是斯文的抿了抿,高偉是不屑于和張揚拼酒,我是你老師,我就是強勢,我就是欺負你你能怎么著?

假如每個收藏的兄弟都投給我一票,俺就上新書榜了,求票,求收藏,章魚期待中……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