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趙東來是個刑偵高手,當年做刑警時就因偵破重大刑事案件受到過公安部的表彰,在專業圈內頗有名氣。他辦案有獨特的思路,輕易不透露自己的想法。現在,他掌握著一段舉報人錄音,這個錄音出自陳海車禍現場被軋壞的手機,應該與陳海的被害有關。按趙東來的推測,手機里這個聲音應該是蔡成功的,蔡成功也承認給陳海打過舉報電話。但聲音技偵的結果卻表明,蔡成功并不是那個舉報人。語音對照分析顯示,蔡成功和那個舉報人留下的錄音的相似性不到百分之三十。

如果舉報人不是蔡成功,那還能是誰呢?考慮到蔡成功錄音時的狀態不是太配合,趙東來決定,再給蔡成功錄一次音。剛把命令發布下去,辦公室門輕敲一下后開了,市委書記李達康沉著臉走了進來。

趙東來不無愕然地站起身:李書記,您怎么來了?李達康在趙東來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坐下:哦,向你了解一些情況!趙東來繞過辦公桌,走到飲水機前為李達康泡茶。哪方面的情況?李達康神情憂郁地點上一支煙,伴著嘆息吐出一口煙霧:我前妻歐陽菁的情況。趙東來把泡好的茶遞到李達康面前:前妻?到底離下來了?哎呀謝天謝地!

李達康不無煩惱地擺了擺手:東來,我想知道,歐陽菁真有問題嗎?趙東來并不隱諱:真有問題!蔡成功的舉報不是空穴來風。李達康思索著:可蔡成功為什么單單舉報了歐陽菁?他和丁義珍是什么關系?和高小琴是什么關系?和北京來的那個侯亮平又是什么關系?

趙東來說:我也在想這些問題。他隨手拉了把椅子,在李達康跟前坐下,開始向市委書記匯報,說是最近市局經偵大隊查處一起非法集資案時,無意中又發現了蔡成功的影子。蔡成功用了社會上六千萬非法集資的高利貸,和丁義珍合伙買礦,一起做過煤炭生意。更蹊蹺的是,境外抓捕丁義珍又出了意外,人在多倫多竟然被盯丟了。李達康說:怎么會呢?追逃組組長是祁同偉,副組長是你啊!趙東來苦笑說:問題就在這里!祁同偉直接和多倫多總領館聯系,第一個得到信息的是他,這位祁廳長姓蔣還是姓汪啊?李達康狠狠將抽了半截的煙在煙灰缸捻滅。問得好啊,東來,這人姓了汪,丁義珍可就難抓了!

>

李達康起身在辦公室里轉了個圈,又走到趙東來面前說:歐陽菁的問題歸歐陽菁,但是無論歐陽菁有多大的問題,都不能掩蓋丁義珍和另外一些人的問題。你給我盯住山水集團的那個山水度假村!據市紀委的同志告訴我,丁義珍過去常往那里跑,那個也許姓汪的廳長現在還往那里跑呢!請問,他們都是怎么回事?僅是吃吃喝喝嗎?趙東來老實回答:目前還不清楚,不過,李書記,我已經注意他們了!

李達康眼睛瞇縫著,凝視窗外,仍沒有離去的意思。看來,市委書記同志今天很想和手下的公安局局長多聊聊。果然,李達康又轉向另一個話題。東來啊,在堅持原則這一點上,你得學學北京過來的侯亮平!坦率地說,我并不喜歡這個人,但我佩服他那股氣,那股勁,那種精神!他公然攔我的車,讓我很生氣。可氣歸氣,我真得好好感謝侯亮平啊!你想想,如果沒有侯亮平這么一路追趕,如果我上了歐陽菁的當,把她送到機場,直至送上飛機,讓她也像丁義珍一樣順利出了境,那可怎么對省委和中央交代啊?我對瑞金同志還說得清嗎?

趙東來由衷地說:是啊,這個反貪局局長真是少見啊!李達康回轉身,側臉瞄著他,仿佛探究他的贊揚有多少誠意。許久,又問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問題:東來,如果是你,你會這么死追硬攔嗎?趙東來怔了一下,謹慎地選擇字眼:這個我說不準,也許會,也許不會……

李達康擺擺手:別也許了,估計你不會。你即使追上來,也不會硬攔我的車。你會向省委匯報,而匯報有個過程,歐陽菁就趁機飛走了!趙東來承認李達康說得沒錯:我要想討好您,也許會在歐陽飛走后匯報!李達康長嘆一聲:真要這么做,你就把我架到火上烤嘍!

說罷,李達康步履沉重地離開了趙東來的辦公室。

這時,趙東來突然發現,李達康原本筆直的后背竟有些彎駝了,這位政治強人此前可從未有過這樣的狀態啊……

歐陽菁出事對李達康的刺激很大,他總想找人談談,以整理自己的思緒。公安局局長趙東來并不是最合適的人選,他是他的部下,手頭的案件也牽扯到歐陽菁,讓李達康不能敞開心扉說話。正是那個混蛋蔡成功舉報了歐陽菁啊,把他的工作、生活、思想全打亂了……

合適的交談人選是王大路。王大路既是他昔日的同事,又是歐陽菁的大學同學。他約王大路到家里喝酒,讓田杏枝炒了一大桌菜,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茅臺。人在倒霉時,才懂得友誼的可貴。李達康心底沒幾個朋友,王大路是比較可靠的一個。這些年,他因為怕王大路經商拖累麻煩自己,又怕王大路和歐陽菁走得近不懷好意,始終提防有加。今天前妻出事了,他才忽然明白,滿肚子話也只有對老朋友講。

李達康呷著杯中酒,和王大路聊了起來。道是歐陽菁已由傳訊轉為拘留了。季昌明來了一個電話,說歐陽菁受了五十萬的賄賂,證據確鑿。問王大路怎么看?王大路嘆息不已:還能怎么看?李書記,這在意料之中啊!李達康擺了擺手:別李書記,老朋友了,直呼其名!

王大路便直呼其名,告訴他一個事實,城市銀行是地方銀行,貸款有潛規則——除了正常貸款利息之外,還有一至兩個點的額外開支,屬于貸款單位的行賄費用,業內說法叫返點。當然,這筆錢也并不是歐陽菁一人拿的,從放貸人員到層層審批的人員,甚至包括風控部門的人員都多少拿一點。李達康問:他們行長拿不拿呀?王大路回答:當然也拿。歐陽和我說過,她不缺錢,并不想拿,可她不拿別人也不好拿,包括他們行長。她正因為害怕了,才決定辭職出國的。

李達康氣惱地放下筷子:你看看,這些事,她從來不和我說!王大路道:她給你說,你愿意聽嗎?李達康怔了一下,沒回答。片刻,又問:歐陽說,這些年你經常資助我女兒佳佳,又是什么情況啊?王大路不愿意多說:達康,喝酒吧,這么多年過去了,到底喝上一回你的酒了。李達康不喝:大路,你得回答我的問題。王大路說:這事你是不是就別管了?我和歐陽是大學同學,我幫助她,和你沒什么關系。你也沒給我辦過任何事。李達康說:盡管如此,你總還是我和易學習曾經的同事啊!王大路飲著酒感嘆:是啊,當年還是你和易書記拿出家里的錢,資助我下海創業的呢,想想就讓我心熱!

李達康用筷子敲了敲菜盤:大路,這也正是我想了解的,你把我和易學習資助你的創業資金還回來以后,這些年是否又給歐陽和易學習的老婆送錢了?王大路放下酒杯,嚴肅地凝視李達康:沒有,這絕對沒有!片刻,又神情郁郁地說:達康,你叫我過來喝酒,就是為了問這些嗎?我還以為老朋友談心敘舊呢!李達康說:就是談心敘舊嘛。大路,你得理解我的心情,不好受啊!特別是,想到佳佳……

他為王大路倒酒,兩人干了一杯。放下酒杯,李達康搖頭嘆氣道:說到佳佳,大路,你得幫我個忙!歐陽被拘留,接下來肯定是逮捕,我怎么和佳佳說啊?本來她媽要去美國的,現在失聯了。昨夜我給佳佳打了幾個電話,她都不接,發短信也不回!她把賬記在我頭上了,我怎么向她解釋?大路,你給佳佳打個電話吧,把她媽的情況說一說。

說這些時,那個政治強人消失了,李達康變成了一個心地柔軟的父親。女兒對他有看法,甚至有點恨。在女兒眼里,母親的不幸全是他造成的。人啊,總要在挫折中吸取教訓,總是在倒霉時閃現人性。

王大路這才一聲嘆息,說了實話:達康,今天我已經和佳佳通過兩個電話了,她對你有些誤會,以為是你讓人抓了她媽。不過請你放心,我會盡量做工作的!實在不行,我就到美國去一趟。這個工作也只有我能做了。李達康端著酒杯站了起來:就是啊,那就謝謝了!

兩個老朋友碰了杯,心也碰到一起……

這夜,李達康難得出門送人,把王大路送出了好遠好遠。

一路上,清新的空氣迎面撲來,讓他和王大路頭腦變得清醒。

在大路口的士站送王大路上車前,李達康又叮囑:大路,你代我告訴佳佳,我仍然希望她回來,就算一時不回來,也希望她不要抱怨國家。國家沒有啥對不起她媽的,是她媽自己不注意,失足落水了!

放心吧,達康,該說的我都會說!你別想得太多了,好好休息!

休息啥?思維難以理性停止。送走王大路,李達康心里仍沒著沒落,像是得了強迫癥,翻來覆去老是想著歐陽菁,甚至丁義珍。怎么會這樣?栽了這么大跟頭?他不能原諒自己,只想用工作充實自己。

田杏枝在眼前晃動,忙忙碌碌擦桌子抹地。李達康忽然記起,田杏枝曾說過光明區信訪辦窗口太矮,第二天他就指示孫連城整改,也不知落實得怎么樣?李達康便問田杏枝:區信訪辦的窗口改了沒有?

田杏枝快人快語:改啥,外甥打燈籠——照舅(舊)!窗口還是那么矮、那么低,站不能站,蹲不能蹲,說話久了腿麻得站不起來……

未等田杏枝把話說完,李達康的火就呼地躥上頭頂。他快步走進書房,撥通了孫連城手機,只說了一句話——明天信訪辦大廳見!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