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考察組在南州呆了一周,基本的考察程序都走過了,但是就程一路所知:考察結果并不令人滿意。

任懷航書記為此有些不太高興,考察組離開時,他對喬小陽部長明確地說:這次考察并沒有真實地反映南州現有的干部結構,也沒有能很好地貫徹省委的意圖,作為一把手書記,我是有責任的,我要向考察組檢討。喬小陽自然不會說什么,對于考察中出現一點意外,他們見得多了。意外并不可怕,反正結果也并不公開。可怕的是省委領導不滿意。其實這也正是任懷航最為擔心的地方,考察的結果在領導的心目中會形成一個什么樣的印象,也許就關乎到他下一步的走向與安排。

一般情況下,程一路到任懷航辦公室都是說完了事就走,今天卻被任懷航喊住了。任懷航摸著腦袋,慢慢地說:“一個程序化的考察,怎么就弄得這么復雜?我看是有些人在別有用心,這太不好了,風氣不正!”

程一路當然明白任懷航的意思,卻不能接茬,只點點頭,說:“民主推薦只是一個基本要求,關鍵還是省委的意見。”

“南州本來風清氣正,現在被一些人一搞,外面看著覺得很亂。這不是真實的南州!一路啊,你看看,你看看,在這樣的大是大非面前,有些同志的組織紀律性就是不強啊,特別是個別領導干部。”任懷航又摸了一下頭發。

程一路不好說話,只是聽著。任懷航突然轉了話題,問:“士達市長沒對考察說什么吧?”

“沒聽說。”程一路這回回答得干脆。

任懷航就笑笑,問南日的工程籌備情況怎么樣了。程一路說:“上一次蔣和川說最近開工,要請任書記您去剪彩。”任懷航一直很看重蔣和川,以前他在省里時,就和蔣和川認識。任懷航哈哈一笑,說:“這個老蔣,做事還是很扎實的。關鍵是做得像,民營企業家的素質是個很大問題,素質高低決定著企業的成敗。我們現在有些企業家還是家族式管理,沒有現代意識,企業怎么發展?小富即安,問題嚴重哪!”

程一路就接著道:“這也不是一個地方的問題,全國大部分民營企業主都存在這個毛病。過渡時期的一個特色,急也是沒用的。主要的問題還是有些領導還沒有能像任書記您這樣意識到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要研究。一路啊,我建議請你牽頭,讓政研室搞個專題調研。挖得深些,考慮得長遠些,不要走馬觀花,要有分量。”

“這很好!我回頭就和他們商量。”

“要快,最好能在一個月內出來。省里下一步可能要召開民營企業發展研討會,規格很高。省委正明書記要親自參加。”任懷航說的正明書記,是省委一把手書記葉正明,去年才從北京下來。

“好的。”程一路答道。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閑話,程一路就要走。臨出門時,任懷航叫住了他,問:“上次從北京來的你的那個女戰友和南日合作的事有眉目沒有?”程一路愣了一下,反映過來知道是在問吳蘭蘭,就說:“還不太清楚。最近沒有聯系。不過我已跟蔣和川他們說了,要加強聯系,盡量能夠促成合作。”

“這很重要。”任懷航摸摸頭對程一路說,“你要親自過問一下!”

程一路連忙點頭。從任懷航辦公室回來,二扣子正坐著。二扣子紅著臉說:“叔,感謝您,錢書記把高速路的工程給了我一段。這事一定要謝謝叔!村里人也都讓我來謝謝叔。”

“啊。”程一路應道。

二扣子接著上前關了門,從身邊的挎包里拿出一個用報紙包著的長方形紙包,放到桌上,說:“這是……這是村里人的一點心意,請叔一定要收下!”

“你亂搞什么?”程一路突然來了氣,聲音也提高了,嚇得二扣子臉更紅了。程一路看著二扣子的樣子,知道自己剛才說得太重了,就慢下來說:“這個我不能要。你回去告訴鄉親們,我只是力所能及地說了點話。工程還是要你們去做。工程做好了,就是給我增臉面;工程做得不好,特別是質量上出問題,那就是害叔了。你們這點錢也不容易,回去用到要用的地方。”

二扣子的臉,因為激動更加黑紅。程一路把紙包送到他的手里,說:“回去問鄉親們好!好好地做好工程!我還有事,就不留你了。好吧?”

“好,好,叔。”二扣子的眼淚在眼睛里打轉了,把紙包放到了包里,回頭望望程一路,開門走了。程一路想連這些純樸的山里農民都知道打點了,都知道送錢,唉,風氣真的是成問題了。

下午,程一路專門把政研室的馬洪濤和其他幾個筆桿子召集起來,就任懷航書記布置的調研題目,作了專門研究。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課題。但是,怎么把握,怎么挖掘,怎么提出建設性的觀點,確實很難。這是一個共性問題,卻又與市場經濟發展的初級階段有關。大家你一段我一段,說了一下午,程一路最后總結說:“基本的主題清楚了,思路也有了。請政研室盡快拿出提綱,送懷航書記通過后,就開始著手調研。這個課題,是當前政研室壓倒一切的課題,務必要做出特色,做出深度,做出效果。”

大家散了后,葉開送程一路到湖海山莊。省婦聯的一個副主席帶隊,專程到南州來看望掛職的徐真副書記。這是一個少不得的禮節。掛職干部在時,每年所在單位都要來一次,不僅僅是看望掛職干部,同時也象征性地給一些地方送上一些慰問品。上午,常振興副書記陪同到仁義縣看望了部分貧困戶。晚上,市委設宴招待。這既是禮節,也是給掛職的同志充分的面子。

任懷航書記因為回省城有事,沒有參加。王士達市長就成了今天晚上的主角。

徐真副書記顯然很高興,她不斷地陪著大家喝酒。她的酒量不小,這在她剛來時就被試出來了。而且她喝酒直爽,像個男人。程一路一直不太愿意看當官的女人,徐真是個例外。她身上到底還留著些女人的氣息,有時就顯得有些柔弱。這在別人看來不好,但程一路以為這更符合一個女性的特色。

平時酒宴,女人都是少數。而今天晚上,女人占了多數。三個女人一臺戲,何況七八個女人,戲就越唱越圓,也越唱越有味道。王士達興奮得臉上通紅,也許是僅僅因為酒。女人們說起來一套一套,最后甚至說到了黃段子。王士達說:“這倒讓我想起前不久聽到的一個小故事。”

馬上有人應道:“那就說吧?王市長,別賣關子了。”

王士達說:“那好,我就說說。這是說蘇東坡有一次帶著妻子和小妹一道在湖上游玩。吟詩作對,好不快活。突然湖上風浪大作,船上的人衣裙都濕了。這時候,蘇東坡的妻子出了個上聯,是笑話蘇小妹的。這上聯是:浪起來,妹妹下面盡濕潤。”王士達說著突然停了,大家都沒有聲音,忽地就一片大笑起來。徐真說:“市長這個上聯,太黃色了。”

“黃色?我沒聽出來啊。”王士達故意笑道。

常振興說:“就別再繞了,再往下說吧。”王士達又說:“蘇小妹聽了嫂嫂這樣戲弄她,又羞又急,一時卻想不出來好的下聯。不一會兒,風停了,正是夕陽西下,天氣變冷了。蘇小妹有了下聯,叫……”

“叫什么啊?”

“叫……叫‘日下去,嫂嫂渾身打哆嗦。’”王士達說完看著大家,一桌子上的人都靜了,仿佛都在回味蘇小妹的下聯。猛然間,大家又不約而同地笑起來。一陣笑過后,徐真說:“沒想到王市長還這么風趣。”

程一路也跟著笑笑,這個故事他早聽過。但是他必須要笑,不然顯得對說故事的人不尊重。

大概因為男女搭配,又有黃段子佐酒,酒越喝越多。王士達首先迷糊了眼,常振興酒量大,還在左沖右突。程一路一直采用不招惹,不主動,不侵犯的戰術,酒也就喝得少些。但是再少,也是半斤以上了。喝到最后,話題不知怎么就轉到了省委組織部來南州考察的事上。省婦聯的曹主席說:“聽說南州的考察不是太理想。我在省里聽到他們議論。”

王士達這時眼睛睜開了,哈著酒氣:“這只能說明省委的意圖與南州的實際有差距。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論做什么大家都能看得見。”

程一路心里一驚,卻不好去勸王士達。常振興只是瞇著眼,好像很認真地聽著。王士達繼續說道:“民主是個進程,干部考察關鍵要民主。不能搞一個人說了算。南州現在就是這種局面,有人想一手遮天,這怎么行?不可能行的嘛!”

誰都沒有料到王士達市長會說出這番話,沒有人應答。程一路站起來,端著杯子,說:“曹主席,王市長,我看酒也差不多了。我提議大家共同干杯,好不好?”

“好的,好的,共同干杯!”徐真也端杯子。

王士達看看桌子上的人,又看看杯中的酒,說:“你們喝吧,我不喝了。我頭暈。”

常振興說:“也好,頭暈就別喝了,我們干。”

晚飯后,徐真陪同曹主席她們唱歌。其余的人都各自散了。程一路最近因為有了手提電腦,對上網有了興趣。一出湖海山莊,就讓葉開送他回家。燒了點水,急急的打開電腦。正要看,電話響了。一看是北京的電話,也不知是誰的。他就接了,卻是吳蘭蘭。

吳蘭蘭問:“一個人嗎?我沒打擾你吧?”

“哪里。沒有。當然是一個人。剛才回來。你……”程一路想問卻不知道問什么。

吳蘭蘭在電話那頭笑了,說:“別為難了。我是想問你跟南日合作的事,前景怎樣?我拿不準,你清楚內幕,你給我出出主意。”

“這,不好說吧。合作當然是好事。南日的情況你也考察了,關鍵是你們雙方。我當然希望你們合作成功。”程一路含糊道。

“這不等于沒說嗎?”吳蘭蘭又笑著,說:“你說行,我就去投資。我聽你的。”

“這不對!投資是你們自己的事,我算什么?你自己要拿準。”程一路邊說邊想著吳蘭蘭的樣子,不是現在的,而是十幾年前的樣子。

吳蘭蘭沉默了一會兒,又問:“馮軍讓我跟他合作開礦,說高回報,我準備投一點。不管怎么說,也是老戰友嘛,也比別人放心些。”

“這事我聽說過。為此我說了馮軍。現在開礦行業問題很多,矛盾也很大,你也親眼看到的。我怕……”程一路想了想說,“不過,有馮軍在,情況總好些。你自己定吧!”

吳蘭蘭在那頭說謝謝,又問程一路一個人在家感覺怎樣。程一路說挺好的,當軍人時不也長年一個人嗎?吳蘭蘭說那不一樣。程一路沒有問為什么不一樣,閑說了一會,就掛了。掛之前,吳蘭蘭說:“我可能最近還要去南州。”

“那當然歡迎!”程一路說。

程小路發過來了一封郵件,果然像程一路所預料的,先是高度贊揚了爸爸對現代科學技術的應用,然后介紹了媽媽到澳洲后的表現。張曉玉去了后,因為有程小路,還有南日公司的其他幾個在澳洲工作人員的照應,倒也沒有感到多大的不適應。雖然語言上不同,但很少去和外國人直接打交道。吃喝食品等,都是程小路去買。她除了呆在家里,就是到外面走走。澳洲是個移民國家,不像在中國,一個外國人上街,立即就會有許多雙眼睛盯著看。在澳洲,不管你是什么膚色、你是哪個國家人,大家都各自生活,和平相處。小路說:媽媽準備學習語言了,他看媽媽有語言方面的天賦,學起來一定不難。但是,媽媽也有一點不好,就是老是擔心爸爸。總想往家打長途。看來,丈夫還是比兒子重要啊!

郵件的最后,附了一段張曉玉的話,自然是讓程一路一個人在家注意,要少喝酒,少生氣。多運動,多休息。家里要多開窗子,春天里,一定要通氣。衣服用洗衣機洗,太難洗的就別洗,扔了;櫥子里有她走之前新買的襯衣。并且,張曉玉讓程一路每周發一封電子郵件過去,說這樣既方便,又能說更多的話。

讀完郵件,程一路的心里有點空落。

臨睡前,程一路又想到王士達市長說的關于南州班子考察的事。現在連省婦聯這樣的單位都知道了,說明省委對南州考察問題很重視。下一步怎么走,是重新考察還是就此不動,誰都說不準。對于程一路,他是希望考察順利的,不要出現不應該出現的茬子。但是既然出了,也不能互相猜疑。按王士達市長的語氣,任懷航至少沒有給他說更多的好話。不然他不會說出“一手遮天”這樣難聽的詞。前天看到徐碩峰副市長,神情好像不比以前那么神氣。是不是他也聽到了什么?按理不會。齊鳴說省里書記會已定了,對于徐碩峰,只是走的時間遲早罷了。

就像一塘水,所有的魚本來都躲在水底下活動。現在好了,一考察,魚都探出頭來了。程一路想著,心里竟然有些無奈……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