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萬浩打來電話,對東方長青說,省委宣傳部已經定下來了,把緇煦市當作全省文化體制改革的試點市,全面推進文化體制改革工作,與試點相配套,省里給了一些政策和項目上的優惠,具體的項目要報省文化廳。東方長青感激不盡,說:“老同學,謝謝你這樣關心我們,我一定努力,給全省的文化體制改革闖出一條路來。只是,這一切都離不開上級領導的支持,您以后要一如暨往地支持我啊?!比f浩笑著回答:“東方,要說完全是我對你的支持呢,也不全是,畢竟,緇煦市是省會城市呀,全省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占據著天時地利,當然也就是文化體制改革的試點單位了。當然,對于促成這事,我還是盡了努力,現在已經定下來了,你們和省文化廳研究一下,拿出一個改革的方案來,大膽地闖吧,文化體制改革,也沒有什么先例,也是摸著石頭過河?!睎|方長青就笑,說:“行,我們研究一下,再向您匯報?!庇终f:“那天您提醒我東北文化體制改革經驗的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們還是有必要去看一下的?!?/p>

萬浩大笑,說:“要去要去,一來打鼓二來拜年,既看了祖國的大好河山,又取得了真經,這叫摟草打兔子兩不誤?!睎|方長青笑著問:“我有個想法,請您給我們當領隊,率團去取經,不知道你意下如何?當然,一切費用都用我們出,你只要出面給我們聯系就行?!?/p>

萬浩想了一想,回答說:“這還得看看,如果有時間,我當然也是樂意去的,東北我去了幾次,實話說,黑土地的風情和我們南方大相迥異,看不夠。我有個朋友在東北的一個省當省委常委,秘書長,如果我去,是可以有點幫助的?!睎|方長青說:“那就講定了,到時候我提前和您聯系?!?/p>

東方長青掛了萬浩的電話,立即就給洪林風電話匯報,把省部確定將緇煦市作為文化體制改革試點的事作了匯報。洪林風很高興,說:“東方局長,這是好事啊,會有一些項目吧?”東方長青說:“是的,省文化廳也正在研究改革的方案細則,萬浩部長提出要去東北考察一下,建議您和江水長書記參加?!?/p>

洪林風笑著說:“好啊,是得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不能做井底之蛙嘛?!睎|方長青笑著說:“只是,我們局里沒錢啊,一文錢逼死英雄漢,向財政要錢嘛,我們這個冷門單位不太容易要得到,恐怕還要您出面啊?!焙榱诛L就笑,說:“我出面也不靈,財政局長莽子那個狗日的,錢袋子捂得鐵匠,拿炸藥都炸不開,還是要請市委主要領導出面才行,我看你還是去找找水長書記和信之書記吧,我也給他們匯報一下?!睎|方長青說:“行啊,信之書記我倒是可以找到,上次喝酒時就打了伏筆的。長水書記可能難一些,我上次打電話給他的秘書小汪,說是要等等看,都等了個把月了,還沒見上?!?/p>

洪林風大笑,說:“閻王好待,不鬼難纏嘛。這個事,我可以替你解決,你已經見過水長書記了,就可以繞過小鬼嘛,不要太死板的。哪天我出面把水長書記請出來,我們一起匯報文化體制改革的事吧,只是,吃飯你要出錢,宣傳部也窮呀?!?/p>

東方長青連連表態:“行行,出錢算我的,你反正是一毛不拔?!焙榱诛L又大笑:“宣傳部再怎么也是文化局他爹,這頓飯不該吃?”

東方長青笑著說:“洪部長你這人比方打得,哈哈,該吃該吃,人在矮檐下,哪敢不低頭嘛?!焙榱诛L說:“我就知道,東方這才是個明白人?!?/p>

沒過幾天,洪林風就給東方長青打來電話,說是江水長約到了,下午請東方長青找個地方,最好是找一個比較高檔的酒店,既可以匯報工作,工作匯報完了,還可以吃飯。東方長青彼時正召集局里的幾個領導開會,主題也是研究文化體制改革的問題,接了電話,就對胡、蘇、衛三個副局長說:“洪部長的電話,說是下午江水長書記要聽我們局里關于文化體制改革的意見,你們看在哪兒匯報好?”大家都說,由局長安排。東方長青說:“那就去東方大酒店吧,其他的酒店也拿不出手?!睎|方大酒店是緇煦市唯一的一座五星級酒店,這一提議把大家嚇了一跳,東方長青看出了大家的神情,笑著說:“東方大酒店雖然貴了一點,但這次匯報對我們局很重要,別的地方檔次低了,也沒有氣氛?!?/p>

蘇易元說:“是啊,文化部門雖然是窮衙門,但也不能太寒酸?!毙l紅不表態,胡嵩自從受了一打擊后,雖然保住了副局長的位子,常務兩個卻丟了,還落了個行政記過處分,弄得名聲掃地,自此見人就低了半格,也不便表態,于是就決定去東方大酒店。

東方長青就開始安排任務,說:“易元,你分管常務,等下散會了,你就帶著出納去東方大酒店掛三個單間,其中一個要有會客廳,還要把晚餐安排好,檔次高一點,記住,江水長書記喜歡抽軟中華,就在他的房間放上一條軟中華吧,洪部長那里就放藍殼芙蓉王好了,他喜歡湖南煙,我的房間煙就免了。至于你們幾位,就委屈你們,不開房了,省一點是一點?!?/p>

蘇易元說:“我們就不必了,匯報完吃了飯就走人?!?/p>

東方長青又笑著對衛紅說:“衛局長,劇團那邊歸你分管,今天這場面,我想恐怕要特殊化一點,你看?”

衛紅就明白了,笑著說:“不就是要叫幾個女演員來陪喝酒唱歌嘛,你們男人?!?/p>

東方長青笑著擺了擺手,說:“打住,這和男人無關,別一篙打了一船人啊?!毙l紅就捂了嘴笑得像風擺楊柳,這一來,大家都嚴肅不起來了。

衛紅笑夠了,媚眼看著東方長青說:“你是局長,你自己也要一個吧,你選哪個,我叫梅團長給你挑?!睎|方長青笑,說:“當然我也要一個舞伴,胡局長,蘇局長都要有人陪舞,古話說,一人向隅,舉座不歡,我們自己放不開,領導怎么放得開?”

蘇易元連忙說:“匯報的時候我參加,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參加了,我那老岳母身體不好,癱在床上,我不回去,我老婆她搬不動?!?/p>

胡嵩也說:“我最近身體不好,在醫院檢查,血糖高得有點嚇人,酒是不能再喝了的,我下午準備去一趟醫院復查,和醫院都約好了的,我就不參加匯報了?!?/p>

東方長青說:“老胡你也真是,我還指望你去請江水長書記呢,你怎么能梭邊角?”

胡嵩苦著臉說:“我這是實情,身體是本錢,實在不敢耽擱了?!?/p>

只有衛紅笑著沒有提出什么來,東方長青就笑著,說:“好呀,只有我和衛局長兩個人能自始自終了,你們就那么放心?不怕出點什么事?”衛紅就笑得花枝亂顫了,說:“你有那個膽量,周嫻不把你給活剮了?!毙l紅仗著自己是個女人,非正式場合,從來都敢和東方長青葷一句素一句胡說,原來還礙著胡嵩,怕引起胡嵩的猜忌,現在就不管了。大家笑著,會就散了。蘇易元去財務室叫出納一起去酒店,衛紅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給劇團團長梅如玉打電話,要他下午四點派三個漂亮女演員到東方大酒店去,開一間房休息等著。

中午,除了胡嵩說自己要回家準備一下以便下午去醫院檢查身體外,正副局長三個人就在街上的小店子草草吃了中飯,又把匯報的情況再湊了一下,研究了一遍,覺得差不多了,才驅車往東方大酒店趕,到了大酒店,三個人住進東方長青的房間里后,東方長青才給洪林風打電話,報告了匯報的地方。洪林風又給江水長打電話,得到肯定的答復后回電過來說“東方啊,你們就在那里等著吧,下午三點,我親自去接江水長書記,準時到那里?!?/p>

接下來,三個人就沒有事可做了,坐著大眼瞪小眼,東方長青說:“老胡又要檢查身體,害得我們三缺人,斷了一條腿,不然還可以玩玩麻將等著?!?/p>

蘇易元說:“老胡從那件事后,還是有些精神上的包袱,變得畏首畏尾,怕這怕那了,就是正常的工作也想躲開?!?/p>

東方長青寬容地一笑,說:“還是多一點相互理解吧,老胡這個人,脾氣是有一點,終究還是個好人。那件事,其實也是他在工作中得罪人多了,下面告他的狀,不然,確實不算是什么事。哦,你們倆都在這里,我這個當局長的,也不是什么鐵面包公,更不是那些不放權的人,但是,一條原則,不要弄出事來,萬事大吉?!?/p>

蘇易元說:“局長,您放心,我決不會濫用您給的權力?!?/p>

東方長青大笑,說:“易元,你這話怎么說的,我給的權力?我哪兒有權力給你呀?!碧K易元聽了,不覺失笑,說:“我說錯了,檢討檢討?!?/p>

衛紅不說話,只是異樣地看了東方長青一眼,在她看來,東方長青說出這樣的話來,是滿有深意的,表面上聽起來似乎是允許他們副職用點小權謀點小私利,實在核心是帶有一點警告的意味的。衛紅是個敏感的女人,懂得官場上少說多做的道理,和領導說話時,除了開點不葷不素的玩笑,很少說正事,信奉的是見了領導不能說真話,更不能說假話,只能說痞話的官場處世原則。從東方長青來到文化局當局長后,衛紅就處處觀察起這個年輕的新局長來,越來越覺得他有些深不可測了。

當下,三個人沒有什么說的了,東方長青就想,應該把白雪任職的事先給兩位副局長說一下,蘇易元的底他已經探清了,他是不會反對的,衛紅是個八面玲瓏的人,也懂得看事所為,應該不會有什么。退一步說,即使她不同意,人數上也是二比一。東方長青每次想到票決制就覺得好笑,中國人最愛談民主,好多人以為民主的最高形式就是票決制,其實這不過是一種誤解,票決制完全可能被左右而形成一種民主暴力。

當下東方長青說:“二位都在這里,我有個想法想和你倆商量一下,當然,也是和宣傳部洪部長溝通過了的。我們市文化體制改革試點即將開始,但文化系統的一些單位領導素質難以適應改革的需要,比如電影公司的莫經理,是個好人,但創新意識不強,對經濟也不內行,我向洪部長匯報了,準備把市文化館的白雪同志調去任電影公司經理,他也同意了。只是,我們考慮一步到位怕有的同志會產生想法,是不是先把白雪提拔為市文化館副館長,再從副館長的任上調到電影公司當經理,這樣順理成章一些?!闭f完了,就微笑著看著兩位副手,等待他們發表意見。

蘇易元立即表示贊成,說:“局長您的這個考慮很好,文化體制改革的重點,其實就是要解決體制性障礙,要解決體制性障礙,首先要解決的是領導層的觀念問題。我曾經分管過一年的文化館,白雪這個人,我還是熟悉的,思想政治強,作風踏實,義務能力也是不錯的。難能可貴的是這個同志的創新精神,會做生意,會管理,比如那個文苑茶樓吧,她一接手就煥然一新了。我同意,先提起來任副館長,再調去當經理,這樣也不會讓人覺得太突然?!?/p>

衛紅笑著說:“白雪我們原來就是在劇團一起的姐妹,確實不錯,我也沒有意見?!?/p>

東方長青說:“這樣,就算通過了?”

蘇、衛二人都說:“通過了,通過了?!?/p>

東方長青說:“那就這樣了,請易元局長找個時間把這事通報一下胡局長,衛局長你代表局黨組和局務會,明天把文化館的秦館長請到局里來,把這事向他作個通報。下個星期,還是由你帶著局政工科、紀檢組的幾個人下,代表局里去和白雪同志談話,程序走完了,就馬上下文?!?/p>

大家說著話,衛紅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接聽時,卻是劇團團長梅如玉打來的,說是三個女演員都到了,問在哪兒報到。衛紅就用眼睛請示東方長青,東方長青一笑,說:“叫她們到這里來吧?!毙l紅就給梅如玉說了房號,不一會兒,門就被叩響了,衛紅一開門,三個漂亮的女演員婷婷玉立地站在門外,其中一個說:“衛局長,我們來了?!毙l紅說:“請進請進,辛苦你們了?!比齻€女孩連聲說不辛苦,走了進來,見東方長青和蘇易元也在,女孩們就有些局促不安,說:“局長們都在這兒啊?!?/p>

東方長青親切地請三個女孩坐下,細細地打量起來,三個女孩都身材高挑,妖艷欲滴。那個看來像是領隊的女孩眼睛很大,亮晶晶的,一笑就變成了彎月形,她的胸脯挺得老高,襯得腰很纖細,一看就知道是個舞蹈演員了。東方長青看著幾人女孩都很陌生,當局長以后,他也去了劇團幾次,卻不再去了,一個年輕的男性局長,去劇團的次數多了,會遺人口舌。當下見東方長青疑惑,衛紅就介紹起來,說那個女孩叫慕容冰,是舞蹈演員,又是歌唱演員。東方長青的心就突然動了一下,突然聯系起白雪來,一個雪,一個冰,冥冥之中似乎有著一種預示。

慕容冰看著東方長青,臉也緋紅起來了。

另外兩個女孩,一個叫程茜,一個叫陶紅,當下三個女孩叫了局長好。東方長青笑著和她們聊了起來,問了一下她們的基本情況,然后就談起表演藝術來。

幾個人聊了一會兒,東方長青的手機響了,是洪林風,說是和江水長書記已經在路上了,東方長青立即對蘇易元和衛紅說:“水長書記他們來了,我們去一樓大廳里迎一下吧?!比缓髮δ饺荼齻€人說,“你們就在這房間里休息一下吧,我們先去接一下領導?!?/p>

下到一樓,坐了不多久,江水長和洪林風的車就到了,東方長青跑出去,給江水長書記打開車門,說:“江書記,又要麻煩你了?!苯L昂首挺胸伸出手來和東方長青握了一握,說:“長青同志啊,今天本來是有其他事的,我是給洪部長綁架來呢?!蓖暨h輝也來了,提著江水長的碩大公文包從車里鉆出來,東方長青也熱情握了手。汪遠輝的神情有些尷尬,大概是因為這次東方長青是繞過了他這個秘書,直接就約到了江水長。東方長青卻裝做不知道,滿臉都是熱情。

蘇易元在后面給洪林風開車門,洪林風一出車門就聽到了江水長的話,笑了起來,說:“不綁不行啊,你工作那么忙,不采取點措施,還真見不到真神?!?/p>

江水長就笑,邊走邊說:“在別人看起來,領導神氣得不得了,卻不知道領導也是經常被綁架的,比如開會吧,屁大一個會,都要來請我去講幾句,好像領導不去,會議就降級了,不重要了?!?/p>

東方長青小跑著跟在后面,說:“江書記是最能體貼我們下面人的,說實話,我們始終是這樣想的呢,沒有領導的支持,什么事也辦不成,辦不好?!苯L見說,就含笑地看了東方長青一眼,贊許地說:“長青同志也是這樣想的呀,那我們這些當領導的就苦不起了啊?!?/p>

衛紅和蘇易元在一邊顯得有些局促,一般來說,正副職一起去迎接領導,副職是不宜太上前的,上前了,就搶了正職的風頭了,如果正職沒有向領導介紹,副職更不宜去自我介紹,只能像仆人似地跟在后面。一行人在服務員的導引下進了電梯,不一會就來到了專門給江水長安排的房間了,蘇易元果然會辦事,給江水平安排了一個很大的單間,外面的會客廳就有幾十平方米,裝修也很豪華,東方長青甚至懷疑蘇易元是不是把酒店的總統套房給訂下來了,他只聽說過總統套房,卻從來沒有見過。大家落座后,服務員給大家泡了茶,東方長青才開始介紹衛紅和蘇易元,東方長青注意到,江水長和蘇易元握手時,只是敷衍了事地握了一下就放下了,而和衛紅握手的時候,那只肥厚的手把衛紅的小手包在里面,搖了一會才放開。心里不由得就笑了起來,領導也太有意思了。

然后江水長就和衛紅聊了起來,問了她的名字,職務,笑得很有些慈祥。衛紅也嫵媚地坐在江水長身邊,說話的聲音有些發嗲。東方長青心里一怔,不由得心里就有些酸溜溜起來,如果不采取措施,只怕今天的風頭,就是衛紅的了。

聊了一會兒閑談,東方長青就把目光看著洪林風,洪林風點了點頭,說:“江書記,我們開始吧?”江水長才結束了和衛紅的聊天,笑著說:“開始開始,長青同志,你們局里哪個來匯報???”

東方長青當仁不讓地回答:“我們局黨組和局務會很重視這次匯報,特意就匯報人的事都作了研究的,還是由我來作主題匯報,有匯報不到的地方,再請衛紅局長、易元局長補充?!苯揭恍?,一邊從汪遠輝手中接過公文包,把筆和筆記本拿了出來,一邊說:“好,好,我們開始吧?!?/p>

東方長青一邊打開自己的筆記本,一邊說:“江書記,先向您匯報一下今天下午的安排,我們匯報之后,請您和洪部長作重要指示,然后就是請領導和我們一起吃一頓工作餐。晚上呢,放松一下,搞搞文娛活動,唱唱歌,跳跳舞,要什么我們沒有,唱歌跳舞的人才卻還是有的,我叫劇團的梅團長物色了幾個演員,已經來了,在另一房間等著。這樣安排,也有一點小小的想法,就是請領導對劇團演員的素質進行一次考察,接下來的文化體制改革中,我們準備把我市的文化資源整合起來,成立演藝集團,文化演員的素質是很重要的?!?/p>

江水長聽了,爽朗地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指著東方長青說:“你這個長青同志啊,還真會見縫插針,說是請我們晚上放松放松,其實還是為了工作嘛。行行,就按局里的安排吧?!闭f著,回過頭去對已經攤開了筆記本做出一副紀錄樣子的汪遠輝說:“汪主任,看來這個會是要開成馬拉松了,你和司機先回市委辦吧,你們事多,省委蔡副書記下個月要來,匯報稿也沒有弄好,你回去理一下?!?/p>

汪遠輝就臉紅起來,喏諾連聲說:“是?!比缓蟀压P記本和筆收了,躬著腰出去。東方長青也不站起來,對汪遠輝點了點頭,心里卻無比快意。一面又想,江水長不愧是政壇宿將,精明得揮身通透,把秘書和司機支開,才能玩得盡興,這是其一;另外,他的車牌號市里的干部們幾乎沒人不知道,這車在一家五星級賓館的停車場停久了,難免有物議。見江水長把車支走了,洪林風也照此辦理,把自己的司機也支走了。

接下來就開始匯報,東方長青看起來是匯報文化體制改革的方案,卻在匯報中使了一個小心眼,把去東北考察作為匯報的重點,不露聲色就偷換了概念。東方長青知道,領導是不喜歡聽長篇大論的方案的,拿方案是具體操作者的事,領導只要知道就行,領導是掌管原則的,具體實施他才不去理呢。而去東北考察,只有把江水長請出來作為領隊,才有可能從財政要得到錢,這是事情的核心,而且,花公家的錢外出旅游,也是領導所愿意的,算是一個接近領導的突破口。

東方長青匯報完后,說:“江書記,洪部長,我的匯報完了,請二位領導作重要指示?!?/p>

江水長親切地笑著,轉過頭去看了看衛紅和蘇易元:“二位副局長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衛紅和蘇易元笑著,偷偷地拿眼看東方長青。東方長青微微點頭,表示請他們也說一說,作個補充。這種場合,作為副職,一般都想說上兩句,在領導面前露一下臉的,這是副職的普遍意愿,如果不同意,就不近情理了。果然,衛紅和蘇易元的目光就露出了一絲只有東方長青能看出來的感激,衛紅說:“東方局長的匯報已經很全面,很具體了,我完全同意,沒有什么要補充的。我是想就我對文化體制改革的一點想法向領導作個匯報?!?/p>

衛紅的匯報其實也沒有什么具體內容,無非是想讓領導加深一下對自己的印象,只有一點說得比較具體,就是要調整文化局下屬單位的班子以適應改革形勢,這無疑是在幫了東方長青的忙。衛紅匯報完后,江水長笑笑,說:“文化局下屬機構的班子調整,市里是不管的,你們有人事權嘛,只要報告洪部長就可以了?!?/p>

蘇易元也作了簡短和匯報,與衛紅的大同小異,用意也是一樣,求得領導的印象更深一點。蘇易元匯報之前,東方長青還特意再介紹了一下蘇易元,說:“蘇局長是市里實行干部體制改革,實行公開招考處局級領導干部考上來的,現在已經是我們文化局班子的骨干了?!?/p>

江水長就親切地看著蘇易元,不時插話問了一些個人情況,說:“小蘇不錯,好好,有前途?!碧K易元激動得臉都紅了。

兩位副手匯報完了,東方長青笑著說:“我們的匯報完了,請兩位領導作重要指示?!苯L就看著洪林風笑,洪林風連忙推辭,說:“江書記你看我做什么?我是準備聆聽指示的?!苯L大笑,說:“洪部長謙虛,不肯說,那我就來說兩句吧,談不上什么重要指示,吃了你們的飯,不說話是過不了關的,是不是啊長青同志?”

東方長青只是笑著翻開了筆記本,準備記錄,不答話。江水長接著說:“聽了文化局領導的匯報,我感受很深呢,具體來說,是一二三四。一呢,就是文化局有一個團結有作為的班子,今天看到你們這樣的精神狀態,我很高興,市里把文化工作交給你們,是可以放心的,文化事業是一定會有進步的,這與長青同志這個班長的努力分不開,也與在座的諸位分不開?!?/p>

“二呢,就是要兩個文明一起抓,這些年,我們市的物質文明也就是經濟工作是上去了,精神文明這塊也得齊頭并進,不能一條腿長一條腿短,瘸子戰略是不行的。三、就是要三管齊下,文化事業發展、文化產業建設和文化體制改革同步進行,要用文化體制改革來統領文化事業的發展,促進文化產業建設。四……”

東方長青飛快地記錄著,心里不由得發笑,江水長無論到什么會上講話,都喜歡把問題概括成一二三四,有時就不免要生拉硬扯,這大概就是領導的癖好了。江水長把他的一二三四抖完后,開始說具體的了:“去東北考察,這個想法不錯,我們是跨世紀的領導者嘛,要有創新意識,創新意識不能是坐在家里就憑空產生的。林風部長,長青同志,我有個感覺啊,漢語真是門神奇的學問,俗話說的,見識見識,要見才識嘛。增長見識,就要走出去,我看,去東北還不夠,有條件的話,將來可以出國去看一看。這次出去的經費,你們回去預算一下,打個報告給我嘛,我給你們去找市長開開口,經濟增長了,財政不缺這幾個錢嘛。去的哪些人,你們研究一下,我的看法是,精而不多,不能去一個大團隊,三五個人,最多十來個人。你們尊重我,提出我來領隊,我和信之同志商量一下,如果家里的工作放得下,我就帶著你走一趟?!?/p>

東方長青說:“謝謝江書記,回頭我們馬上就把報告呈報上來。去的人,我想控制在十人以下,您領隊,省委宣傳部的萬浩部長,省文化廳去一名領導,洪部長,我,再加上一兩個將來要具體去辦事的人,也就夠了?!?/p>

江水長說:“就這樣吧,我同意。這個隊,還是由萬部長去領,他領了,對方的接待級別就高了嘛,我當副領隊得了?!?/p>

東方長青笑,江水長考慮問題還真是細致,有便宜的地方就是石頭也要咬上一口。由萬浩領隊,就成了省委宣傳部的名義了,對等接待的原則,東北那邊省委宣傳部就會出面接待,自己的錢就可以少花。于是說:“我們聽您的,回頭我和萬部長商量一下,看他的意思?!?/p>

當下匯報會就算結束了。蘇易元走了出去,一會兒回來報告說,晚飯已經安排妥了,請領導去包廂里吃飯。

大家站起來,江水長對東方長青說:“你的演員們呢,叫來一塊兒吃吧?”東方長青笑著說:“她們怎么好和領導一起吃飯?!?/p>

江水長說:“長青同志,這我就要批評你了,你還缺乏一種平等的思想呢,她們怎么就不能和領導一起吃飯?”東方長青連忙笑著說:“江書記您批評得對,長青馬上改正?!比缓髮πl紅交待道:“把慕容冰她們叫來吧,剛剛八個人,正好一桌?!?/p>

三個女演員過來后,東方長青先把兩個女演員安排在江水長和洪林風身邊。他只對慕蓉夢冰看了一眼,慕容冰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在他身邊坐下了。衛紅坐在他的另一邊,再下去是蘇易元。酒上的是五糧液,因為還有活動,大家就不怎么勸酒,一瓶酒喝完也就不加了。喝酒的時候,東方長青看到挨著江水長坐的女演員臉突然紅了起來,而且一直沒有能夠褪下去,不由得心里笑了。衛紅似乎也察覺了,臉色有些難看。東方長青心里想,看來對衛紅的防備,是可以松懈一下的了。

吃飽了飯后,大家就去另一個大包廂跳舞。跳舞的時候,一開始大家有些拘謹,江水長和洪林風都談著工作,東方長青先是示意蘇易元和衛紅跳,然后自己也拉著慕蓉冰跳起舞來,接下來,衛紅又示意挨著江水長的女演員孟潔主動邀江水長跳舞,這一來,四對男女都翩翩起舞起來,氣氛也就輕松起來了。

一曲之后,蘇易元和衛紅就向江水長請了假,說是回家有事,不能陪領導娛樂了。江水長也不挽留,只點了點頭。二人走后,包廂里只剩下東方長青他們三對了,大家跳起舞來也就更加放得開。跳舞的時候,東方長青右手搭在慕容冰的腰上,感受著她的腰部柔軟而緊韌的質感,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沖動,感覺頭有些弦暈,手心都冒汗了。

另一邊,昏暗的燈光下,江水長和洪林風正跳得起勁,江水長高大的身子幾乎把那個叫程茜的女孩抱住了,江水長低下頭來,正在女孩了的耳邊輕聲地說著什么,女孩則低著頭,順從地聽著,不時吃吃地笑著,顯出一副柔順的樣子。

不知為什么,這一夜,他們一直沒有交換舞伴。跳到最后,界線甚至已經很分明了,各自在自己的一個小角落里跳,彼此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