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縣委常委會后,三德集團改制進入了實質性操作,按照縣委的安排,陳默叫陳引組織了一個通訊員會,部署大力宣傳隴水縣國有企業改革改制經驗的報道。工作部署下去后,《楚西日報》就開始連篇累牘發表隴水縣國有企業改革改制的消息和通訊,縣委書記董嵬和縣長林之風還專門撰寫了長篇文章,介紹國有企業改制的情況。陳引因為被提了副科,心里對陳默很感激,每一張載有隴水國有企業改革改制消息的報紙都給陳默留了一份,但陳默卻根本不去看。

陳默雖然不去關心,但信息還是源源不斷地匯集起來,和劉金鋒預想的一樣,三德集團一分為二,分離為金鋅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廣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金鋅集團的老總為原三德集團董事長胡為東,而劉金鋒則成為了廣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改制后的企業職工全面買斷,按工齡計算,買斷工齡幾千到四萬元不等。企業改制后,兩千多名職工下崗,為了應對下崗職工可能引發的上訪潮,縣里層層設卡,高度戒備,終于,在經歷了太多的失敗后,下崗職工都認了命,不在折騰了。

鑒于隴水縣國有企業改革改制的成功,楚西市委政府決定在隴水縣召開一次大規模高級別的國有企業改革改制現場會。國有企業改制現場會后,陳默接到了市委通知,去省委黨校參加了為期一個月的任職培訓。

去省城的路上,陳默給方志禹打了一個電話。電話一接通,方志禹就問,陳默師兄,在省城嗎?陳默笑著說,正在往省城趕,在高速上,去省委黨校學習呢。方志禹就笑,說,這個班我知道,宣傳部長任職培訓班。你到了打我電話,我請你吃飯。

到了省黨校,陳默報到,安排好寢室后,才打了方志禹電話。兩人約定了地點,自然又是去茶館。陳默到的時候,方志禹已經把包廂開好了。兩個喝了一會兒茶,聊了一點無關緊要的事。方志禹就看出陳默的心情有些灰暗,也不勸他,說,你來學校一段時間也好,換一個環境,也許對你有好處,沒事的時候,特別是周末的時候,想喝酒聊天就約我吧。陳默笑著答應了。

省委黨校的學習其實是很輕松的,一般都是上午上課,下午休息。陳默周末去了一下張嘯的家里。張嘯去了省農辦之后,經常下到各地區和縣市去,很難碰上。陳默也去了一次馬寧的編輯部,聊了一個下午。聊天時,馬寧的電話就沒有斷過,弄得陳默也沒有心情了。

倒是賀年壽,彭永,劉亞齊知道陳默來省里學習后,不時打來一個電話,還請陳默吃了幾頓飯。陳默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對隴水的十大魅力縣城節目的制作之類避而不談,那是工作上的事,陳默不想太為這些事操心。心情灰暗下來了,就覺得一切其實都是非常可笑,即使是原來看著很有意義的事,現在看起來卻如同兒戲一般。

彩虹也來了。那天正在上課的時候,陳默的手機振動起來,掏出來一看,是彩虹發來的短信,說是要來省城找他。陳默回了短信,問她來干什么?彩虹短信回復很直接,想你了,來看你。陳默的心就急跳起來,不再回復短信,在陳默看來,彩虹是那種很執著的女人,她確定了的事,恁誰也不能更改。

第二天下午,彩虹果然就在陳默的寢室里找到了陳默,彩虹穿著白色有斜紋的連衣裙,如玉樹臨風,讓同一層樓的宣傳部長們驚訝得嘴巴都張成了O形。陳默有些尷尬,他沒有想到彩虹會不管不顧地跑到黨校來找他,而且找到寢室里來了。當著這么多部長的面,陳默只能盡量把自己的神情弄得自然一些,把彩虹請進了單身寢室,給她倒了水,說,你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彩虹調皮地一笑,說,我怎么就不能找到這里來?

這樣影響不好。陳默無可奈何地說。

彩虹委屈起來,說,人家想你了,沒有想那么多。說著,就湊過來,陳默看了一眼門外,退縮了一步,彩虹咯咯地笑了,說,怕啦?

陳默說,你別亂來,真是要有影響的。彩虹才安靜下來,說,我才不那么傻呢,是逗你玩的,我來看看,幫你洗洗衣服。說著,就開始往床鋪下面翻,想找出臟衣服來。找了半天,卻沒有發現臟衣服,陳默一直保持著一個好的習慣,洗澡的同時就把衣服給洗好了。彩虹不由得有些泄氣,說,是不是有女人給你洗了呀?

陳默笑,說,你胡說什么,哪兒有什么女人給我洗衣服?

在寢室里延宕了一會,陳默才和彩虹出去吃飯,走出寢室的時候,有意走得穩重一點,心里卻更加不自在起來。吃了飯,彩虹說自己已經在賓館掛好房了,天氣熱,在街上走著,不如回房間去休息。陳默只好跟她打的去了賓館,一上車,彩虹就很自然地把陳默的手臂給挽住了,頭也傾斜過來,擱在他的肩頭上。

進了賓館房間,一關上門,彩虹就把整個身子貼了上來,仰著濕潤的嘴唇去尋找陳默的嘴唇。兩個嘴唇一碰上,就磁鐵一樣吸住再也無法分開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