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八節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在附近治安崗值班的民警和協警沒等李莎莎撥打110就已經沖了過來,他們以為這邊在打架鬧事。來到跟前,眼前的情景讓治安亭的值班警察和協警莫名其妙:三個人滾成一團,三個人都在拼命掙扎著要擺脫別人的控制,嘴里都在大呼小叫喊救命,三個人誰都像正在搶劫,誰都又像是正在拼命自衛。警察和協警用了吞一碗沙茶面的時間撕開了三個人,然后把他們一起帶到了濱海警務區。

按照程序,警察先檢查了三個人的證件,三個人都有身份證、暫住證,證件齊全,初步可以判定三個人應該屬于良民。接下來照例要登記職業、工作單位等等,三個人居然都沒有工作單位和職業,再細細追問,三個人居然都是同一天晚上被炒了魷魚。問到這兒,警察已經開始頭暈,弄不清這是他們瞎編還是真的巧合。當調查他們為什么打架時,警察活像被纏進了一團正在脫線的爛襪子,錢亮亮說他看見李莎莎要跳海自盡,就過去搶救她,沒想到熊包撲過來對他實施暴力,而李莎莎一口咬定她并沒想跳海自盡:“我活得好好的,自盡干嗎?”

熊包則認為錢亮亮不像是在救人,倒像是在搶劫,因為根據從電視劇里得到的經驗,一般對想自盡的人都要費盡口舌做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一直到自殺者實在勸不過來,即將跳樓或者跳海的那一剎那間,施救者才會把他從死亡的邊緣搶救下來。而錢亮亮有鞋不穿拎在手上,行動詭秘偷偷靠近人家一個女孩子,一句話不說就撲上去,目的就是要趁人家不備,搶奪人家身上的財物。這場混斗的焦點人物李莎莎卻也說不清道不明,因為她看著錢亮亮既像救人又像搶劫,不過她卻可以證明,自己真的沒有自殺的企圖,而熊包的目的肯定是要制止錢亮亮搶劫。警察被他們嚷嚷了個頭昏腦漲之后,才算勉強明白,這幾個人中,李莎莎違反安全警告坐在安全護欄上沖著大海發呆,應該算是肇事的源頭。另外兩個人的行為多多少少都有點見義勇為的意思,意思卻又不足,還達不到樹立典型的程度,充其量能算一個善良冒失的好心人。鷺門市滿大街都是這種善良的好心人,警察已經司空見慣,所以也不為難他們,給他們每人倒了一杯桶裝純凈水,等著協警作出警報告的時候,警察就很認真很啰嗦地開始對李莎莎進行安全教育。警察說,坐在這一拃寬的水泥欄桿上是非常危險的,下面就是大海,特別在晚上,如果跌落海里,根本找不到影子。接著警察列舉了一系列案例作為自己論點的論據,一直到把三個人啰嗦得哈欠連天,眼睛都睜不開了,才讓他們在出警報告上簽字放行。

從警務區出來,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點尷尬,也都有點好笑,卻又都不好意思主動打招呼。李莎莎和熊包是一伙的,兩個人唧唧咕咕地商量著到哪里去找個睡覺的地方。錢亮亮遲疑不決到底是就此回那間租來的小閣樓里睡覺,還是再到海邊吹一陣海風。李莎莎看到錢亮亮已經走出了十幾米,忍不住對錢亮亮喊了一聲:“大哥,你等我一會兒。”

錢亮亮不知道她讓自己在這兒等什么,就在原地站著等。李莎莎拉著熊包追上錢亮亮:“大哥,謝謝你,你是好人,我們一起吃夜宵吧。”

錢亮亮雖然覺得肚子有點餓了,可是也不好意思讓人家一個女孩子請自己吃夜宵,況且人家的男朋友還在旁邊虎視眈眈,便連忙謝絕:“謝謝了,不用了,算了吧,不麻煩你了。”

李莎莎很誠意:“大哥,不管怎么說你今天晚上是為了救我,你是好人,就因為我才牽累了你,一起吃夜宵吧。”李莎莎說著盯了熊包一眼,熊包馬上心領神會:“就是,吃吧。”

錢亮亮現在是最無聊的時候,也是最需要個人說話排遣寂寞的時候,加上李莎莎和熊包又實心實意,便答應了他們:“好吧,我也不跟你們客氣,一碗沙茶面就行了。”

李莎莎和熊包邊走邊盤算這頓夜宵吃什么,當然不能真的請人家一碗沙茶面。沙茶面是鷺門市的特色小吃,湯料講究,根據配料的品種可以分成很多種類,比方說瘦肉沙茶面、鮮蝦沙茶面、鴨腸沙茶面等等等等。沙茶面在鷺門人民中的普及程度類似于北方的蘭州牛肉面在西北,但是那終究屬于最大眾的低檔伙食,雖然他們倆無論是經濟地位還是政治地位都處于初級階段,他們也不愿意讓初識的朋友覺得自己寒酸。

“你們想吃什么?想吃什么我埋單。”熊包拍著胸脯做豪爽狀。

錢亮亮說:“這樣吧,朝前邊走走,走到哪兒想吃就吃。埋單的話你就別說了,你不也剛剛丟了工作嗎?咱們也時髦一把,AA制。”

李莎莎連忙反對:“那不成,我說請你,就請你,要AA制以后再說。”

熊包堅決支持李莎莎,認定不能AA制:“啥子AA制,我們又不是外國人。”

錢亮亮說:“先找好吃的地方再決定誰埋單,民主也需要集中,不然大家都民主沒有人說了算,遇到問題一輩子也得不出結論。”

熊包支持:“對頭,道理總在掌權人那里。”

李莎莎也說:“錢大哥年紀大,你就是掌權人,你說了算。”

錢亮亮呵呵一笑也不再跟他們討論誰埋單的問題,帶頭朝前面走,邊走邊琢磨著吃什么,心里卻熱辣辣地感動。“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那句古詩翻來覆去地在心里打滾。李莎莎被錢亮亮從一米多高的海岸安全護欄上拽下來嚇得心臟險些從胸腔里蹦出來,錢亮亮讓熊包按倒在地反剪雙臂,至今胳膊還隱隱作痛,三個人又讓警察抓到派出所了折騰了半宿。然而,不論是李莎莎、熊包還是錢亮亮,心眼里卻暖烘烘地就像這夏日的夜晚。如果說這是一場誤會,那也是一場美好的誤會,這場誤會如同大海里看不見摸不著卻又實實在在流動著的暖流,連通了他們那原本毫無干系的人生。

來到了濱海大道對面的開元街,看到了“洪阿嬤醬油水”的招牌,錢亮亮提議:“這家的醬油水金線魚、姜母鴨味道特地道,價格也便宜,還有他們家的蒜茸魷魚卷,都是從碼頭直接進來的鮮貨,怎么樣?有沒有興趣品嘗品嘗?”

按照錢亮亮提議,這頓夜宵對于他們幾個剛剛被炒魷魚的倒霉蛋來說,有點奢侈,如果讓誰獨自埋單,盡管誰也不會買不起,可是誰也會多多少少有點肉疼。好在他們幾個都是正宗的中國人,中國人倒驢不倒架、瘦驢拉硬屎、為了面子活受罪的優良傳統在他們幾個身上一點也不缺少,熊包和錢亮亮爭先恐后地朝“洪阿嬤醬油水”飯館里沖,邊沖邊嚷嚷著要埋單,好像這家是洋快餐,要先埋單后吃飯,剛剛提議的AA制頃刻間便被忘得一干二凈,這也是我們中國人的做事風格:計劃不如變化快,而且健忘。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