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官復原職 八、后臺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黃夢然的車開進市政府大門時正是傍晚時分,市政府大院內已經是一片下班的景象。一輛輛奧迪一輛接一輛地往外開,卻沒有幾輛往里開的,往外走的人也比往里走的人多。

黃夢然開著掛著京字牌照的奔馳車駛入市政府大院很顯眼,他怕遇上熟人在車里坐了一會兒,抽了一支煙,見市政府大樓雨搭下小號車走得差不多了,這才下了車。

黃夢然走進市政府大樓時,沒坐電梯,而是選擇了爬樓梯,他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來見何副市長了,一旦見到熟人,第二天丁能通就能知道,官場上是最講究信息的,黃夢然曾經當過駐京辦信息處副處長,最懂得第一時間得到信息的重要性。

何振東的辦公室在五樓走廊的盡頭,當他爬到五樓時,辦公廳的工作人員已經走得差不多了,五樓走廊靜悄悄的,走廊盡頭的窗外射進一縷夕陽的殘光,將面前的地板映得光斑波動,耳畔只有自己的皮鞋聲咯噔咯噔地響著,黃夢然被夕陽的殘光映得有些眼暈,心里充滿了無限惆悵。

當黃夢然推開何振東辦公室的門時,見何副市長正在和一位美女談著什么,何振東見黃夢然來了,熱情地對身邊的美女介紹說:"小梅呀,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駐京辦副主任黃夢然。"

不錯,與何振東談話的正是羅小梅,羅小梅伸出纖纖玉手一副女老板的樣子,甜津津地說:"何市長,你可是貴人多忘事,我當過皇縣駐京辦主任,怎么可能不認識黃副主任呢?"

黃夢然心里最清楚羅小梅與丁能通的關系,自己加著小心不想遇上熟人,結果在何振東的辦公室卻遇上了最不愿見到的人。

黃夢然只好佯裝熱情地說:"小梅,真巧啊!聽說你發財了!"

何振東哈哈笑著說:"想不到你們這么熟,小梅現在可不得了,名副其實的女企業家。"

羅小梅客氣地說:"何市長過獎了,既然您和黃主任有事,我先走了,改天我請您吃飯。"

何振東溫和地說:"也好,剛才說的就這么定了,抽空我去鉬礦檢查工作。"

羅小梅與黃夢然打了招呼就走了。

何振東請黃夢然坐,自己也往沙發上一靠,指了指茶幾上的軟包中華煙示意黃夢然自己點上,黃夢然也不客氣,自己點上了一支深吸一口。

"夢然,情緒不佳呀,遇上什么煩心事了?" 何振東深沉練達地問。

黃夢然唉了一聲,說:"何市長,能不能在您主管的范圍內給我找個位置,只要油水大副職也行,我在駐京辦干夠了,想挪挪!" 

何振東笑了笑別有意味地說:"不是心里話吧,讓你和能通斗確實難為你了,丁能通是什么人,卷進'肖賈大案' 的人,有幾個人是什么事都沒有脫身的?那小子絕對是個人精,不過,面對強大的對手,不一定都采取斗的方法,官場上最高的境界是捧。"

說到這兒,何振東呷了一口茶,看了黃夢然一眼,接著說:"捧可不是逢人說好話,點頭哈腰,吹吹噓噓拍馬屁,捧是需要大智慧的。"

黃夢然從未聽過這樣的高論,一下子精神起來,他如饑似渴地問:"何市長,怎樣才能達到這種境界呢?"

何振東云詭波譎地說:"你知道清朝的阿桂吧?那可是滿洲人中少有的幾個進士之一,曾經隨乾隆皇帝南征北戰,立過汗馬功勞,阿桂最看不上的就是和珅的貪婪,一心想把和珅彈劾掉。可是,和珅采取了捧的策略,經常在皇帝面前稱贊阿桂,阿桂被委以重任,幾乎整年不辭勞苦地在各地奔波,再也沒有機會彈劾和珅直至病死。夢然啊,讀史可以明鑒啊!對于能力、地位、政績和背景都比你強的對手,要想盡一切辦法把他捧起來,使之沒有精力與你抗衡,這才是官場上最大的智慧呀!"

黃夢然懵懂地問:"何市長,您的意思是我還留在駐京辦?"

何振東掐滅快吸完的煙說:"你在北京干了快十年了,舍得那塊風水寶地嗎?我看你還是面對現實,等待機會,丁能通在官場是有大抱負的人,我相信他不會在駐京辦干長的,只要他干出起色,你就積極捧殺;只要市領導到北京,或者你到東州向市領導匯報工作,逢人就說丁能通的好,把他的成績宣傳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的好日子就快到了。年初兩會開幕式后,我第一個走出了會場,省市記者一下子把我圍了起來,我說,林市長在后面呢,林市長是常務副市長,他談的全面。所有記者一下子把林大可圍了起來,結果林大可搶了夏聞天的頭彩,夏市長雖然沒說什么,但是我能看出來,夏市長很不高興。夢然啊,毛主席說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要想體味官場上無窮的樂趣,你還得悟啊!"

黃夢然聽了何振東的話如大夢初醒,激動地說:"何市長,聽您一席話真是頓開茅塞,晚上一起放松放松吧!" 

何振東搖搖頭無奈地說:"光吃吃喝喝沒什么意思,我就喜歡洗洗桑拿,過去當皇縣縣委書記時,還敢進洗浴中心,現在當上副市長了,老上電視,誰他媽的都認識,連洗個澡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黃夢然圓滑地笑著說:"這有何難啊,我拉你去昌山市洗,昌山有一家洗浴中心,小姐的口活絕了,到那兒咱倆開個貴賓房,明早我給你送回來。"

何振東眉棱骨一聳高興地說:"夢然,你不愧是搞接待的出身,吃喝玩樂的事難不住你,好,今晚我就交給你了。"

何振東說完打了一個電話,通知樓下在專車里等待的司機、秘書先走,今晚放他們假了,秘書和司機高興地開車走了。

何振東上了黃夢然的奔馳車,大門兩側的武警戰士看得清清楚楚,奔馳車駛出市政府大門時,兩名武警戰士向奔馳車行了軍禮,何振東情不自禁地把頭埋進了風衣里。

羅小梅離開市政府大院后,馬上撥通了丁能通的手機,此時的丁能通正在首都機場準備送新上任的東州市委副書記周永年登機,前來送行的有正在中央黨校學習的省委副書記劉光大、中組部的領導和同事,周永年的妻子劉鳳云。

由于丁能通與周永年、劉鳳云兩口子有特殊的感情,丁能通決定陪同陸力生一道送周永年回東州。

丁能通并沒把黃夢然去見何振東的消息當回事,他太了解黃夢然了,論搞陰謀詭計和錢學禮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量你黃夢然也翻不了天,倒是羅小梅聽說丁能通要回東州特別高興,邀請他回東州后一定要到皇縣鉬礦看看,她開車來接丁能通,丁能通特別關注羅小梅在事業上的發展,便滿口答應了。

趁著周永年和中組部的領導和同事寒暄告別之際,丁能通走到劉鳳云身邊微笑著說:"劉大姐,周大哥走后,家里有什么事盡管言語一聲,能通偕駐京辦全體同仁愿效犬馬之勞。"

"貧嘴,我現在愁的是冉冉讀研一走,孩子又沒人照顧了。" 劉鳳云笑著嗔怪道。

"瞧您說的,鳳云,我們頭兒早就吩咐了,需要幫忙,盡管給我打電話,保證隨叫隨到。"白麗娜插嘴道。

"大姐,麗娜會常去幫你的。"丁能通殷勤地說。

"不用了,我同事正在幫我找保姆,你們呀整天迎來送往的,該忙什么忙什么吧。"

終于要登機了,劉鳳云眼淚撲簌簌地落下來,白麗娜緊挽著劉鳳云的胳膊,周永年向眾人揮手道別,丁能通、陸力生陪同周永年一起通過安檢后,走向登機口。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